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更新时间:2019-04-17 10:39:12

二婚不昏:杠上花心大少 已完结

二婚不昏:杠上花心大少

来源:胡云湛夏青青 作者:似锦年分类:言情主角:胡云湛夏青青

《二婚不昏:杠上花心大少》小说是一本言情,主角是胡云湛夏青青的小说叫做《二婚不昏:杠上花心大少》,主角是胡云湛夏青青,人物观念明确,人物丰满 ,十全十美,推荐阅读,小说淋漓尽致,朴实无华 ,情节引人入胜,值得一读,该小说叫做二婚不昏:杠上花心大少,胡云湛夏青青为主角的小说叫《二婚不昏:杠上花心大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不呢?”抬起眼,我从婆婆手里夺过自己的头发,阴冷的目光射在她脸上。

---------------------------------

“你……你……”婆婆指着我,半晌也没说出句话来,而林月夕杵在门口,也显得有些震惊。

我嘴角一边弯起一抹弧度,冷冷道:“我不是你们的保姆,所以,请不要用命令的语气对我说话。”

丢下这句话,我拿着随手理好的几件行李便离开了那个家。

够了!真的够了,林城,还有这个家,我都受够了!

我提着行李走出了小区,我没去朋友那里,而是一路回到单位宿舍,我不知道该如何向她们解释在我身上发生的事情。

单位宿舍离公司不远,保安大叔好心的帮我找了间房,虽然位置较偏,却也算有了个落脚的地方。

我一个人坐在房里,脑子里浑浑噩噩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也不睡觉。

天色渐晚,早己过了凌晨时间,我仍旧毫无睡意。

忽然间,门处传来细碎的声响。

这么晚了,是谁?

我紧张的朝门处望去,却四周找不到任何可以防身的东西。

门把由外转动,下一秒保安便从门外推门而入,反手将门关上。

“你干什么?”

我声音微颤,故作冷静的看着面露猥琐的他,寻求着机会逃出去。

“你深更半夜的送上门,还进了我的宿舍,你说我要干嘛?”

霎时间,我只觉得心中一颤,望着四周摆放的东西,全都是男士用品,我顿时心惊肉跳了起来。

“你乖乖的别乱喊,不然我就说你勾引勒索我,到时候咱俩谁都没好果子吃。”

我颤颤惊惊地往后退了几步,刚要大喊出声,保安便整个人扑了上来,将我抵在柜子前,用手将我的嘴捂了个严实。

我急力反抗,发疯一般,手摸到身后的硬物便不管不顾的扬起朝他的头砸了去。

一声惨叫,他满脸痛苦的捂着头往后退了两步。

我不敢迟疑,颤着身子就抬脚便往门外跑了出去。

我像是在黑暗中抓到了一丝光明的曙光一般,只顾冲着往前奔跑,逃出单位宿舍的大楼。

慌乱中,耳边刹时传来一阵刺耳的汽笛声,那明亮的车灯晃得我睁不开眼睛。

在车子距离我零点零一米时,车子稳稳地停住了,我因为太过于害怕而瘫软在地上。

紧接着便是有人下车的脚步声。

“找死吗?”刺耳且带着愤怒的声音传入我的耳畔,我只觉得浑身一颤,这声音……

错愕的抬起头,当与他四目相对时,我只觉得冤家路窄,而他却低咒一声:“怎么又是你?”

不想解释,更不想给他更多嘲笑的机会,我起身便要离开,却被一双强而有力的手给拽住了。

“干什么?”我回头便怒斥他。

“你三更半夜在这里鬼鬼祟祟,还问我干什么?”胡云湛说着,满脸质疑。“跟我去趟警察局,我怀疑你偷东西。”

“你有病吧?我两手空空你见我偷什么了?”我的声音有些尖锐,却是忍受不了他的冤枉。

我奋力抵抗,拉扯不过便在他身上胡乱打一通,毫无章法。

对面的男人一直在躲闪,终于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

他屈身将我抗在肩上,并将我丢进车内,他低咒一声:“你最好安分点!”

关上车门的一瞬间,我只觉得浑身再也使不出一丝丝的气力来。

我靠在椅背上顺息,这接二连三发生的一切,早己将我打入了深深的谷底,动弹不得……

胡云湛启动了车子,可能是有些意外我的安分,便多看了我两眼。

“怎么,又想死?”

他在嘲笑我。

“停车。”我冷冷出声,有些万念俱灰,“不然我就拉着你一起死。”

车速仍旧缓速进行,胡去湛没有停车,更懒的看我一眼,他像是认定了我的懦弱,和上次一样。

这一刻,我像是突然领悟了一般。

原来,我的软弱和忍让换来不是息事宁人,而只会是别人的践踏!

那和死又有什么区别!

不知道哪来的一股邪劲,我一只腿跨到胡云湛的面前,狠狠地踩在了他踩着油门的脚上。

保时捷跑车的引擎发出哀嚎的声音,胡去湛动手拉我,可迎面传来的汽笛声,却已有些来不及了。

车身急速调转,我只觉得眼前一片刺眼,紧接着身子落入了一个实实的怀抱里……

砰——

一阵剧烈的声响,伴随着一股汽油烧焦的味道传进了车里。

“你疯了!”胡云湛语气不善,拉着我下了车。

他的手抓着我,力度不小,我却发现生死一瞬间,他护着我的那只手臂出了血。

我突然觉得心中愧疚。

愧疚自己的所作所为,更加愧疚即便是死,还要拉一个救自己的人。

“对不起,我刚刚……”

胡云湛没有理会我,没有多余的斥责与说教。

说起来,从那则花边新闻到现在的车祸,都是他在替我的不理智买单。

我该怪的是林城,而不是对其余无关的人发泄。

“胡云湛。”我低声喊他。

胡云湛抬眼看我,我对他说,“那天我拿着你的匕首想要杀了林城,却反而被泼了一身脏水,林城想要利用出轨栽赃你,想让你同他合作,你小心些提防他。”

告诉他林城的阴谋,我能做的只有这些。

胡云湛安静地看了我两秒,不以为然地说道:“一个路人甲而己。”

满脸的不屑。

接他的人很快就到了,胡云湛安排人将我送到了酒店。

我只身一人在酒店想了一夜,与刺骨的痛楚为伍。

经历了这种种的背叛与欺辱,我知道,我不想再也不想继续这么软弱下去。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