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更新时间:2019-07-28 11:24:43

一纸婚约:首席的枕上鲜妻 连载中

一纸婚约:首席的枕上鲜妻

来源:陆迟墨黎漾 作者:默妍分类:言情主角:陆迟墨黎漾

《一纸婚约:首席的枕上鲜妻》是由默妍的言情,男女主角是陆迟墨黎漾小说名称是《一纸婚约:首席的枕上鲜妻》,《一纸婚约:首席的枕上鲜妻》小说有声有色,文笔成熟,欢风华丽,值得一看,《一纸婚约:首席的枕上鲜妻》小说是一本言情,为您提供陆迟墨黎漾小说阅读,该小说内容精彩,十全十美,不蔓不枝,.........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脏?!

长长的睫毛轻颤了一下,黎漾心里有些难过,陆迟墨竟然嫌她脏?!那天晚上是她的第一次,他怎么可以这么说她?

黎漾忍不住开口辩解,“那天晚上我被人下了药……”

如果不是被人下了药,她绝对不会敢去招惹这个男人,虽然黎家在B市也算得上是豪门,可惜在陆家面前,就跟一只蚂蚁一样。

陆迟墨只要稍微动动手指就能轻易捏死她,她哪里敢这么做?

她只是在逃跑过程中,跌倒了,偏偏就那么凑巧,她跌进了他没有锁住的房间里了。

为了不被那群人抓住而失去清白,她只好关掉了房门,躲进屋子里……

她在黑暗中摸索着,直到摸到了床上,摸到了一具陌生男人的身体,于是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理智瞬间崩塌,她吻上了那张温热的唇,尝到了淡淡的酒香……

后面的事情她不太记得了,她只记得她很疼很疼……

第二天天蒙蒙亮的时候,她就被身上传来的疼痛感给痛醒了,然后她看见旁边竟然躺着他,那一刻,她真的是害怕极了。

B市人人都知道陆迟墨心中有一个人,为了那个人,多年来他清心寡欲,不近女色,也没有任何绯闻,现如今,她却爬上了他的床。

虽然他现在睡着了,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但她似乎可以预见他醒来后,想要杀了她的可怕模样。

她想着昨晚没有开灯,伸手不见五指的他肯定没有看清楚她的模样,于是她趁着陆迟墨还在熟睡中,蹑手蹑脚的走下床,捡起地上凌乱的衣服穿上后,迅速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为了安全起见,她还动用了黎家在B城的势力,销毁了昨晚的监控录像,这样一来,陆迟墨就不可能知道昨天晚上睡的到底是谁了,也许会当成一个梦也不一定。

后来,陆迟墨确实没有找过她,黎家也顺顺当当,所以她一直误以为,他根本不知道这件事。

现在想来,或许他只是觉得这件事在他心里是个污点,不愿让自己心爱的女人误会才会一直烂在肚子里,而那个女人,一定就是秦希儿……

“所以你利用完了我就跑?”清冷的桃花眼眯起,染上了一层寒霜。

“不是这样的……”

“黎漾。”她还想解释什么,却被他冷冷地打断,陆迟墨紧绷的下颌线条看上去很可怕,眼里闪过一丝阴鸷,他说,“你惹我的时候,就该做好承受这一切的后果。”

漾真的很怕陆迟墨,特别是当他露出了这样的神情,可是,她不能退缩,为了母亲,就算是刀山,她也得上,是火海,她也得跳,只要能救母亲,她什么都可以抛下,什么都可以不要。

“陆先生。”她低下头,样子很谦卑,声音更是卑微低下,“您有什么气,可以往我身上撒,如果您恨我,也可以冲我来,我保证,打不还口骂不还手,只是求您不要迁怒于我母亲,我一定会在两天内交上钱的。”

“黎小姐,我开医院不是为了做慈善的。”他冷笑了一声,带着极大的不耐烦,“下车。”

“我不!”黎漾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才会说出这两个字,因为陆迟墨的脸色实在是难看极了。

“很好!”他忽然笑了,笑得仿佛很愉悦,可那双眼,却阴冷的骇人,他掏出了手机,“看来你是要我停掉你母亲的呼吸机,才肯听话。”

“不要。”她迅速握住了他的手腕,生怕拨出那个电话,随即又在对方狠厉的目光中,迅速松手,终于还是妥协,“我下车。”

司机本来早就打开了门,只是准备进入驾驶室的时候看见了黎漾,所以不敢上车,一直在旁边等着,直到看见她下了车后,他才重新进入驾驶室。

车里气氛很沉重,司机一出去就感觉到了压抑的气息,大气都不敢出一声,直接将车开进了别墅。

黎漾不敢再跟上去,只能眼睁睁看着黑色宾利拐进别墅,消失在眼前,那瞬间,她只觉得身心疲惫,仿佛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她第一次觉得陆迟墨这个男人不但可怕,还很恶劣。

就算是当年她再对不起他,他也不至于拿她母亲的生命报复她,况且,她该说的都说了,该道歉的也都道歉了,他为什么就是不肯原谅?为什么就是不肯放她一马?

距离第二天交款的期限只剩下几个小时了,无奈之下,黎漾只好靠在了路边的大树上,继续给程旭打电话。

可是打了好几个,程旭依然不肯接。

她仍旧不死心,一遍遍不厌其烦的拨着同一个号码。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的黑夜开始挂起了风,虽然初夏,但B市早晚温差比较大,何况现在已经是凌晨了,黎漾穿着无袖的礼服,冻得瑟瑟发抖。

她一边搓着自己的小手取暖,一边继续拨打着电话,她真的是没有办法了,心里一直默念着程旭赶快接电话。

不知道是不是默念起了作用,程旭竟然真的接电话了,黎漾仿佛在看黑暗中突然看见了的一束光,心下一阵惊喜,“程旭,你终于肯接我电话了。”

“黎漾,就算是我对不起你,你别给我打电话了。”程旭的声音很是疲惫,黎漾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程旭,怎么了?”

“就在几个小时前,我们公司的电脑被黑了,所有的机密文件都被破解盗走,黎漾……”电话那端的声音顿了顿,“我想我可能是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紧紧握住手机的手心沁出了汗,黎漾听见了自己不太平静的声音,“程旭……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程旭犹豫了一秒,还是说出了黎漾心中那个呼之欲出的答案,“对不起,钱我不能借给你了,不管是为了小妍,还是为了公司……”

“程旭!”黎漾痛苦的喊出了他的名字,然而听筒里却传来了冰冷的嘟嘟声,似乎在嘲笑她的天真,天真的以为,上帝给她关上了一道门,至少会给她留一扇窗……

身体顺着树干滑下,她绝望的闭上了眼,就坐在草地上一动不动,这几天发生了太多的事,黎氏集团破产,父亲携款逃跑,母亲病危,未婚夫另结新欢,她四处求助无门,陆迟墨却还步步紧逼……

她真的觉得快撑不下去了,此时此刻,她哪儿都不想去,如果要她明天眼睁睁看着母亲离开人世,还不如今晚就让她冻死在这里算了……

别墅内,身姿挺拔的男人端着咖啡,倚靠在窗前,似是在透过薄薄的纱帘,看着什么……

而他的脚边,正熟睡着一只萨摩耶犬,小小白白的身子,毛绒绒的,特别可爱。

女佣替他端进了夜宵,是一碟精致的点心和一碗热乎乎白粥,似乎是想到什么似的,不由开口道,“先生,我刚刚见黎小姐坐在外面的草地上呢,看这天气估摸是要下夜雨,要不要我去把她请进来?”

凌厉的视线射到她身上,“你是想跟她一起淋雨?”

女佣吓得一颤,连忙道歉,“对不起,先生,我多嘴了。”说罢,放下手里的夜宵,迈出脚步,匆匆离开房间。

先生平时虽然冷冰冰的不爱说话,但是却也不怎么发脾气,女佣完全没有想到刚刚提到黎小姐的时候,先生的眼神这么恐怖。

昨天先生带回浑身湿淋淋的黎小姐,她们都以为对于先生来说,黎小姐是不一样的存在,毕竟先生从来没有带过任何女人回过这个家,包括很久以前,传闻他很是宠爱的秦希儿秦小姐,可万万没想到,她刚刚好心提了一嘴,先生竟然这么生气。

先生的心思她猜不到,也不敢再去猜,她只是一个小小的女佣而已,她要时刻谨记自己的身份,不该说的绝不多说。

陆迟墨扫了一眼桌上的夜宵,端起了手中的咖啡,轻轻抿了一口,看似闲适优雅,但略微蹙起的眉,还是暴露了他的心事重重。

桌上的夜宵已经凉了,陆迟墨抬起左手,那块全世界独一无二的Tourbillon时针已经指向了凌晨四点。

骨节分明的手指撩开了纱帘的一角,雨水模糊了玻璃窗,他隐隐约约看到那道身影,蜷缩在大雨下,抱着膝盖瑟瑟发抖。

整整五个小时了,她倔强的不肯走。

滂沱大雨无情的打落着大树,发出哗啦啦的声响,冰冷的液体不停地顺着黎漾的双颊流下,黎漾不知道自己淋了多久,她感觉到很难受,浑身滚烫,呼吸困难,就连小腹也传来一阵阵绞痛。

头越来越沉,身体也不受控制,晕倒前的那一刻她在想,他一定一直在看着自己,看着她有多惨,看着她有多狼狈。


唔……

好痒……

是什么东西在舔她,痒痒的,好难受。

黎漾一脚踹开身上的不明物,可没过一会儿,痒痒的感觉又来了……

她费劲的撑开眼皮,眼前出现一团毛绒绒的雪白物体,那团雪白的物体正伸着**的舌头不停的在她身上乱舔。

她吓得立刻撑起沉重的身体,一条毛巾从额头上滑落,她拾起毛巾,这才看清眼前是一条小小的萨摩耶犬,再仔细一看,竟是自己之前在雨中捡到的流浪小狗。

“汪汪——汪汪——”小萨摩耶犬见黎漾醒来,撒开丫子在她身边不停的跳来跳去,还一边摇着尾巴汪汪叫,一副十分高兴的样子,黎漾这时才松了一口气……

“咳咳……咳咳……”喉咙里一阵阵干痒难耐,头也有些昏昏沉沉,黎漾忍不住地咳嗽了起来。

她一边咳,一边摸了摸额头,还有点烫,估计是昨晚发烧了,发烧?一想到这里,昨天发生的一幕幕像放电影一样重现在自己眼前……

她好像是去了宴会上找程旭借钱,她用了些手段让程旭答应了借钱,然后季叔给她打了电话……

黎漾慌慌张张的摸出枕边的手机,拿上一看,上面显示的时间竟然已经是下午三点了,她猛地睁大眼,“妈妈——”

眼角突然大颗大颗的掉下,她赶紧拨出了季叔的电话,响了两声后,那边很快接听,“大小……”

“姐”字还没有喊出来就被黎漾慌乱打断,“季叔……咳咳……我妈妈她怎么样……咳咳……”

“大小姐,夫人没事,倒是您,是不是感冒了?”季叔关切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大小姐,您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啊,黎家现在,只能靠你了……”

听到母亲没事,黎漾一颗紧紧悬着的心这才落下,“咳咳……季叔我没事……只是辛苦你了……”

“咳咳……咳咳……”黎漾挂掉电话,一边用手捂住嘴咳嗽,一边吧嗒吧嗒掉着眼泪……

“呜……”小小的萨摩耶犬似乎也被她的情绪传染,跟着悲伤起来,不停的用它那毛绒绒的小脑袋,在她身呜咽着上蹭来蹭去……

黎漾终于抱起了它,却哭得越发伤心难过,老天,她到底该怎么办?她到底该去哪儿给母亲筹手术费……

黎漾哭着哭着,直到哭累了,才靠在自己的膝盖上休息,余光却在不经意间瞥到了一道修长的身体和一双冰冷无情的桃花眼……

“陆迟墨?”感冒又加上刚刚哭过,她的嗓音变得十分沙哑,还带着浓浓的鼻音,他居然一直在这间屋子里没有出声,冷眼看着刚刚的一切,而她,竟然毫无察觉……

想到自己刚刚那么无助那么凄惨的的样子被他尽收眼底,黎漾觉得既羞耻,又难过,她想说什么,开口却忍不住先咳嗽起来,“咳……咳咳……”

她精致的小脸咳得通红,他却丝毫不为所动……

陆迟墨背靠落地窗前,双手悠闲地环抱在胸前,初夏的阳光将他的黑发染上了柔和的光,可那双眼,却偏偏像淬了冰。

“十个亿!”他开门见山的对她说,一贯低沉的声线,带上了不容拒绝的霸道,“你家的债我替你还,三十万,你妈妈的手术费,我替你出。”

“十亿零三十万,你,跟我结婚!”


小说《一纸婚约:首席的枕上鲜妻》 第4章 所以,你利用完了我就跑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