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武侠

更新时间:2019-10-30 09:49:53

天网恢恢之山河同在 连载中

天网恢恢之山河同在

来源:易天甄若兰 作者:风雨各一程分类:武侠主角:易天甄若兰

小说拍案叫绝 ,笔底烟花,韵味无穷,非常精彩,这里提供易天甄若兰小说章节,《天网恢恢之山河同在》小说是一本武侠小说,天网恢恢之山河同在小说悬念重重,该小说文风幽默,令人百看不厌,哀梨并剪,强势推荐,《天网恢恢之山河同在》主要讲述了易天甄若兰的爱情故事,名字叫做《天网恢恢之山河同在》的小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俗三侠这就是你孤陋寡闻了吧?你所谓的飞鸿山庄的美女一代一代遗传的都神形相似是否真的虽然有待考证,但无极甄氏多出美女哪可是有史为证的。想想看,一个能让曹孟德不惜一战、让魏明帝一见即战剑落地、并用自己战袍亲自为其擦汗洗脸的美女该是何等地闭月羞花?一个让曹氏兄弟反目、让一代才子曹子建思念成痴、最后不得不以一篇洛神赋寄托相思的美女到底该是如何的沉鱼落雁?如果俗三侠口中的传说是真的话,哪我可就真不得不相信了。曹子建的洛神赋虽然写得传神,但小生觉还是有那么点言不尽意。对,就是有点言不尽意!因为现实中的人要美得多。这种美实在无法言传,连曹子建也会理屈词穷、江郎才尽。我的甄大小姐,小生的话说得可对?”

这位自称长书红的少年还真是这方面的高手。这一番说辞和奉承饶是最娴静的女性也不得不心花怒放。

“二哥又在信口开河了。你怎么知道白衣姐姐姓甄的?难不成她悄悄地告诉过你?不对呀,好像她从来没有和你单独在一起过呀!”至此场合,自然少不了他们兄妹的舌枪唇剑。

“小妹妹说的不错?连我们沧州地界的都不是很多人知道飞鸿山庄主人的姓氏。我看长小兄弟就是瞎蒙的也不一定!”

约定俗成宋二宝也跟着瞎起哄来。

“少见多怪、少见多怪,你们真是少见多怪了!虽然本少爷我没来过沧州,也是第一次听说过这飞鸿山庄,但我有眼睛、有脑子呀。如果你们不信,学生读一首在山庄一件屏风上无意看到的诗,你们就会知道学生所言非虚了。”

自称长书红的青年也不争辩,摇头晃脑地又开始吟唱起来,也不分什么场合。

“蒲生我池中,其叶何离离。傍能行仁义,莫若妾自知。

众口铄黄金,使君生别离。念君去我时,独愁常悲苦。

想见君颜色,感结伤心脾。念君常苦悲,夜夜不能寐。

莫以豪贤故,弃捐素所爱。出以复何苦,入亦复何苦愁。

边地多悲风,树木何翛翛。从君致独乐,延年寿千秋。”

“我明白了!敢情二哥仅凭昭明皇后这一首塘上行就敢断定这飞鸿山庄是无极甄氏的后人?有意思、有点意思。难怪我家号称大才子、从来都眼高于顶的二哥竟然当着那位绝色贵妇人的面跟曹子建过不去呢,小妹当时还以为我家二哥一时痴情大发而不可自制,被人家夫人绝美的容貌给迷惑住了呢!却原来有这么一层意味。不错、不错,难怪叫飞鸿山庄?却原是来自那一句翩若惊鸿、婉若游龙。如果是这样的话,难不成这白衣姐姐竟然是昭明皇后的后人?这简直也太神奇了点吧?”

听到长书红的长篇大论,叫长书黛的小姑娘也信口开河起来。也不知道是真的得到启发才开始才思如涌的,还是刚想明白、自觉和不自觉地开始和自己的兄长唱起了双簧。反正这一段对白不仅把沧州七俗他们、甚至连那个白衣少女、那个老管家和丫鬟都听得一愣一愣的。

这是两个什么样的精灵?就凭这些点点滴滴就能如此长篇大论、海阔天空,也太过分了点吧!

“只是我有一点想不太明白,无极甄氏家族离这里虽然不远,但哪可是真定府的地界,与昨天那位叫常山再的应该是同乡。也不知什么时候迁到了这里?还建了这么一个气势宏伟的飞鸿山庄?”长书红仍在那里自顾自地信马由缰。

“我说各位,大家就不要在这里推理了。你们不是要赶着去看百戏大会的开幕吗?我们得赶快走了,不然恐怕就来不及了!”

那个老管家大概看到几个人在这里不停地议论自己主人的家事有点不耐烦了,所以开始催促。

至于对上面大家的议论本身,他们的反应更是明智-----不置可否,把一切都留做悬念。

“就是小姐,你不是想偷偷滴溜出去吗?这么耽误下去,万一太太回来了,你可真走不出去了!”叫环儿的丫鬟看来还是跟自己的小姐近一些,又或者是在与老管家配合,把大家的注意力转移开去。

“大小姐你恐怕不能出去。夫人可说过的,你这几天被罚禁足不说,就是平常如果没有大师兄陪同和保护也不得走出大门。老奴可不敢放你出去!”老管家看到自己目的已经达到,马上就开始接过话头。

“管家伯伯你可不能这样!先不说娘亲这样的惩罚本身就是完全不讲道理,就说这百戏大会又是多么不同寻常的节日呀,怎么能不让我去看一看呢?我还要为我们家的班子和大师兄他们加油助威呢!这个机会我是绝对不会放弃的,非去不行!”

没想到这白衣少女看起来文文静静、萌萌的,骨子里倒有一股韧劲。一幅斩钉截铁、不容置疑的样子。

“小姐可不要误解了夫人的好意。听大师兄他们说,这几天沧洲城可是波诡云谲、风雨欲来。夫人还不是怕大大小姐有什么危险?禁足只是借口罢了!”老管家有点欲言又止地试图解释。

“管家伯伯你行行好,就放白衣姐姐与我们一起去凑个热闹吧!至于安全你完全不必担心,有我家二哥在,有谁能欺负得了我们?我二哥可是一直自称此生最大的乐趣就是充当护花使者。现在我们两个的安全就暂时都交给他负责了。何况、何况,不瞒姐姐,我可还有绝招呢。真有啥风吹草动,保证百试百灵!”

又上来一个帮忙的。这一身红裙的小丫头更是叫绝,干脆跑到老管家跟前、扯着老管家的袖子耍起娇来。

“小姐是主人,如果你执意要去我们下人当然不敢阻拦。但小姐可不能说我们知道这些,我们可不想受到夫人的惩罚!”是老管家代表那个丫鬟一起在推卸自己的责任。

“真是这样吗?你们肯带着我一起去找大师兄?”白衣少女显然有点兴奋。

“跟我们去当然可以!不过你可得像往常那样把脸蒙住。我可不想因为你的出现导致万人空巷、甚至引起无谓的争端。要知道现在这世道,女人太美可不是福气反而是祸害。不说当地豪强、流氓无赖,甚至是朝廷官府又何尝不是一个个见色起意、为所欲为?强抢民女、逼良为娼更是累见不鲜。小姐还是小心点好!”长书红也不知真是这样考虑的还是在继续借题发挥。

“公子真是玩笑了!小女子哪有你说得哪么出类拔萃?远的不说,眼前这位穿红裙子的小妹妹我看就跟妾身不相上下。”白衣少女脸色微微一红,不要好意思道。

“姑娘见笑了!舍妹长的确是不差,但一则她毕竟还是个孩子,而且又算江湖人士,如果稍大一点,家父、家母也肯定不会让她如此抛头露面的。”长书红看来有点得意,但是也表示了客气的意思。毕竟他也不想得罪自己的妹妹不是。

“大家快走吧,好像是夫人朝这边走来了。”叫环儿丫鬟的这一句话比啥都好使。众人再顾不得叽叽喳喳,像老鼠见到猫一样急匆匆地离开此地。其中穿白裙子的姑娘自然是害怕被发现、无法去看热闹了。其他人则更多的是不想再找麻烦罢了

一年一度的沧州百戏擂台大赛终于在众目睽睽之下开幕了。无论对于参与者还是旁观者都是一件令人激动非常的事情。

主会场自然是人声鼎沸、摩肩擦踵。正可谓广场千步,方山立于众工。大乐九成,固海涵于杂伎。无论是贩夫走卒还是达官显贵都暂时忘却了自己的身份和地位,忘情地沉浸在这一盛事之中。人们时而手舞足蹈、时而胆颤心惊,随着台上的表演而惊心动魄、身临其境。

至于说书的、卖唱的、剃头的、挑担的更是忙的不亦乐乎。正戏还未开场,作为配角的他们早就已经赚得钵满盆肥、眉开眼笑了。

在沧州府衙代表和沧州地界百戏联盟主事先后发表完例行公事般的训话后,先是烟火表演,接着就是正戏开场。各个杂耍班子自然是使尽浑身解数、拿出各自的看家绝活卖力地表演,试图获得观众的好评。

经过几轮循环和较技,一些小门小派和草台班子渐渐被淘汰出局。到了第四天的光景,整个擂台赛就只剩下了甄、范、纪、孙四家的班子在较劲了。

虽然这沧州地界的杂耍可谓五花八门、更可谓遍地开花,但真正有实力和技艺高超的就是上面这四家了。不仅仅是他们有雄厚的经济实力,更因为他们都是拥有想当的武功底蕴的家族和门派。

因为各家发迹的历史和条件不同,他们的绝技也自然也各有侧重。

甄家的班子最擅长的长杆和柔术表演,外加乔装口技也是他们的长项。这与他们家族文武双修有很大的关系。长杆表演不仅要求顶住长杆的大力士有充分的耐力和臂力,更要求爬竿的表演者身体平衡方面拥有高超的技巧,没有一定的武功底子自然是难以完成的。而乔装口技要求的是脑子和手段的灵巧自不必说。

范家的拿手功夫则是马术表演和叠罗汉。这些和甄家有些相似,都是力量型的表演居多。当然,驯兽也是他们的拿手好戏。

纪家号称沧州地界的杂伎鼻祖,但是因为他们一直是读书起家,所以手脚上的功夫慢慢地已经退步不少,现在能撑起门面的只有剑舞和幻术表演了。

至于孙家更多地是一些集体配合项目,手上的技巧和脚上的技巧要多一些。什么飞去来器,高杆转碟等等自然也人让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终于最后一天的决赛到来了。四家自然都憋足了劲要一展身手,试图月宫折桂。

让人庆幸的是,这百戏擂台大赛进展竟然非同寻常般地顺利。虽然中间有这样或那样的小插曲,但主要角色和竞争者之间基本上都遵守了各种规则,私底较劲和相互使绊子的不是没有,但最终都顾忌到了最起码的江湖道义,至少没有明火执仗、大打出手。

做到了这一点,不论是主办者还是参与者都松了一口气。只要把这最后一天项目完成、决出最后的优胜者,就算大功告成、功德圆满了。

欣喜若狂之余,我们前面提到的那些参与者和悲观主义者也开始暗自庆幸,甚至开始相互调侃。

“不是说百戏擂台赛会有人捣乱吗?不是说有什么天大的阴谋吗?说得煞有介事似地,弄得大家几天来都提心吊胆、连加油喝彩都不敢大声喊出来。到最后竟然是危言耸听、是草木皆兵、是杯弓蛇影!你们说的阴谋哪里去了?你们担心的什么变故又在哪里?搞得我们这些人哪里也不敢去,连那个小要饭的失踪这么多天了都不敢去找找?也不知道他到底咋样了?是不是安全?你们这些百事通一个个看起来都老谋深算的,我看真也不咋的呀!”

叫长书黛的小丫头又开始叽叽喳喳了。语气中自然有那么点嗔怪和讥讽的意思。其中既有针对沧州七俗、也有针对自己的兄长长书红,更有对那个不在场的大师兄和那个号称真定常山再的家伙的不满和指责。

“小妹妹说的也许不错!毕竟一个百戏擂台而已,没有多少人在意的。只不过我说长公子,你说那个常山再真的去跟踪齐鲁八怪他们了吗?那个小叫花子也不知道现在咋样了?再说,难道那八个怪物就这样不声不响地消失了?我怎么越想越不明白呀!”穿白衣服的少女终于也忍不住开始抱怨了。

在一起混了这么多天,大家自然变得熟悉了。尤其是穿白衣的小姑娘担心一旦回到家里就再不会被放出来,所以这几天竟然一直与长氏兄妹住在客栈里。大家也自然从她与丫鬟的对话中得知,她确是姓甄,名若兰。名字未必响亮倒也算意味深长。估计是取自那一句含辞未吐,气若幽兰的缘故吧。反正这无极姓甄的家族从古至今都与曹子建他们一家有脱不清干系,借他洛神赋的一句话也不算侵权。

沧州七俗中剩下的人除了对这位小姐毕恭毕敬外,自是多了一番对叫长书红的心悦诚服。还好这小子没有得意忘形,对这位甄若兰仍是一幅敬而远之的样子。称呼也是那种常用的甄姑娘、甄姑娘而已。大家虽无隔阂,倒也相安无事。

“这大概就叫庸人自扰、草木皆兵了吧?一个百戏擂台而已。无非是这个行当里的人们争点名利罢了,谁又没事找事找什么麻烦?也得犯得着才行呀!我看诸位多半是小心过头了。至于齐鲁八怪很可能要么是追踪那个小要饭的来到这里,要么很可能就是像长兄弟兄妹一样是来看看热闹的也不一定。”约定俗成宋二宝也开始添油加醋了。

“小妹稍安勿躁,俗三侠也勿需现在就下结论。现在一切尚未尘埃落定,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敢说是功德圆满。还是甄姑娘说的有道理,齐鲁八怪绝不会平白无故地来到沧州,他们的同伙出现和举动表明他们也绝不会只是为了小要饭的才到这里。那么,大家想想看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呢?他们现在躲在暗处、引而不发又说明什么?你们也不认真想一想?”

叫长书红的青年也开始苦口婆心起来。看来他也是被自己的妹妹一阵埋怨说的有点不耐烦了。

“好了,我的好哥哥!你就不要辩解了。一口一个甄姑娘、甄姑娘的也不嫌酸得慌。若兰姐姐说啥都有道理,倒是你妹妹我反而成了没事找事、胡搅蛮缠了!我可是你亲妹妹呀!这么亲疏有别,也不怕我吃醋?”

小丫头看来真有是点胡搅蛮缠了。又或者这小姑娘太过聪明,是在有意无意地帮自己的兄长的忙。只不过说者有意,听着无心。不仅长书红一幅波澜不惊、无动于衷的样子。叫甄若兰的的姑娘更是淡淡地一笑,好像与自己毫无关系似的。

台下这一小撮人在这里议论纷纷尚没有结论。台上的比赛却已经进入了白热化阶段。

到底鹿死谁手?且看下回分解!

小说《天网恢恢之山河同在》 第十章 气若幽兰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