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

更新时间:2019-06-04 09:48:12

倾城弃妃要休夫 已完结

倾城弃妃要休夫

来源:阮秋言萧靖然 作者:本王在此分类:历史主角:阮秋言萧靖然

内容栩栩如生,结局出人意料,璧坐玑驰,名字叫做《倾城弃妃要休夫》的小说,《倾城弃妃要休夫》是历史的小说,阮秋言萧靖然小说叫做《倾城弃妃要休夫》,《倾城弃妃要休夫》中主要人物是阮秋言萧靖然,《倾城弃妃要休夫》是一部历史小说,倾城弃妃要休夫小说形象鲜活 ,.........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试读:

阮湘文如何善妒阮秋言还未亲身领教,毕竟在相府时的阮秋言不是她,可阮湘文秉性如何,又多么记仇,阮秋言自己笔下写得一清二楚,她算是书中人物亲妈,自己孩儿脾性如何她还能不清楚?回头背地里阮湘文保不准怎么算计她。

"王爷的意思是,侧妃日后来靖安苑,先托安亭通报王爷一声,此处毕竟是王爷别院,轻易进不得,人人如此,就连本宫同是这般,侧妃不要误会王爷的意思。"阮秋言见阮湘文冷了脸,忙开声替萧靖然解释,然而一开口,阮湘文的脸色越发不好看阮秋言干脆闭嘴。

一顿饭下来,阮秋言吃了多久,阮湘文瞪着她看了多久,色香味俱全的饭菜愣是吃得味同嚼蜡,饭后阮湘文一扫阴霾,主动坐到萧靖然身侧。

"如何?妾身做的糕点味道还合王爷口味么?"阮湘文神态自如地把手搭在萧靖然手背上,在旁人看来,他们有如亲密无间的新婚夫妻,阮秋言乐得阮湘文注意力不放在自己身上,一脸玩味地支着下巴,她倒想看看阮湘文有什么招数。

"很好,侧妃有心。"萧靖然云淡风轻拂开阮湘文的手,神情淡漠。阮秋言注意着萧靖然的反应,想起青梅说的话:王爷不近女色,府中无侧无妾,仅有阮秋言一位正妃。现如今添的侧妃,还是被强塞的。若非萧靖然乃自己笔下人物,阮秋言非怀疑此人有龙阳之好不可。

"如此便好,日后王爷想吃,妾身就日日做好,给王爷送来。"阮湘文在相府就勤学厨艺,做得一手好菜,这点阮秋言望尘莫及,可惜,佳人有心流水无情。

萧靖然素来不擅长应付女子,他以为阮秋言会出言帮自己,谁知阮秋言除了在席间为他说过一句话就再没有开口。余光看过去,阮秋言一脸玩味看向这边,俨然一副看戏的神情。萧靖然气结,这个女人,见到自己的夫君被旁人抢夺就无动于衷么?哼,他不好过,阮秋言也别想置身事外。

"本王口味素来清淡,不爱吃甜食,不过王妃喜食糕点,既然侧妃勤快,不如得空就做些送来给王妃试试口味,王妃席间吃了不少甜点,想来很满意侧妃的手艺。"

"?"阮秋言正托着下巴看戏,忽然被萧靖然点出来,有些没反应过来,说归说,关她什么事?一旁侍奉的安亭听见这句话,不忍卒听别过了脸,王爷,这是故意在整王妃……

萧靖然转头笑眯眯地看着阮秋言,想看戏?他偏不让阮秋言如愿,他倒要看看,阮秋言要如何应付。阮秋言藏在衣袖中的手紧握成拳,这家伙事故意的!

"哈哈,王爷只是玩笑话,侧妃不可往心里去,侧妃身份尊贵,做糕点这些事交给厨房的人来做就是,可不能伤了侧妃的纤纤玉手。"阮秋言向阮湘文投去大方得体的微笑,她为阮湘文把话说到这个份上,还望阮湘文能懂她一片苦心。

本来普普通通的晚饭吃得阮秋言如坐针毡,好在最后安亭好心开声提醒时间不早,阮湘文该走了。阮秋言见此以为总算可以松了这口气,谁知阮湘文竟提出让她送她一段路,阮秋言无奈,只得起身相送。

"王妃……"青梅上前一步欲叫住阮秋言,阮秋言摆摆手,示意她不用担心。好歹是在王府里头,阮湘文不至于那么大胆子,敢在萧靖然的眼皮底下耍小聪明。

阮秋言未有动作,阮湘文已主动粘上来挽着阮秋言的手臂,在现代时阮秋言乃具有社交恐惧症的宅女一枚,素日里不喜与人肌肤相亲,顾念着甩开阮湘文的手不合适,便只好忍着恶心任由她挽着自己。

姐妹两人一左一右出了厅门,安亭目送她们走远,面露担忧之色:"王爷,侧妃分明对王妃心怀不满,王爷方才为何还……"

侧妃看阮秋言不顺眼,萧靖然心知肚明,萧靖然不护着阮秋言倒也罢,还把矛盾往阮秋言身上引,不是害了王妃么?安亭伴萧靖然身侧多年,事越发看不懂萧靖然心里在想什么。

"府里的事务可都处理完了?"萧靖然云淡风轻地反问安亭。安亭愕然想了一下,点点头又摇头:"还未。"

"那便去做你的事,你莫看王妃外表人畜无害,她心思多的很,其精明远在你预料之外,与其担心她应付不了这点小事,还不如担心担心你手头上的事做完没有。"萧靖然冷眼扫了眼安亭,后者被看得背脊发寒,识趣闭了嘴不再多言。

阮秋言与阮湘文携手走到靖安苑门口,不待阮秋言开口,后者先松开了她,跟在阮湘文身后的画儿甚懂自家主子心思,自觉奉上帕子,阮湘文拿过来擦了擦自己的手,阮秋言把她的动作看在眼里,冷哼一声,看来不止她恶心,阮湘文心里头也反胃地很。

"好了,这里没有旁人,姐妹情深的戏码便到此为止,说罢,侧妃大费周章叫本王妃出来是有什么话要说,借此机会不妨把心里憋着的都说出来,可不要把人给憋坏了。"

见左右无旁人,阮湘文敛了笑容,双手环胸扬起头,毫不掩饰对阮秋言的不屑,阮秋言挑眉与她对视,好笑阮湘文神气起来,真爱用那鼻孔来怼人。

"阮秋言,虽说你现今是王爷正妃,可你不要忘了,在相府,我母亲贵为相府尊夫人,而你的母亲不过是身份低微的姨娘,光是出身,与我如何能比得。出身低贱便一辈子都是低人一等,你不要以为做了正妃就能爬到我头上来!我可是相府嫡女!"

说到自己是相府嫡女时,阮湘文刻意提高声调,宛若怕人不知她这身份似的。阮秋言不以为然地掏了掏耳朵,呵,相府嫡女?她还南起王妃呢,要到何时阮湘文才能意识到她的身份已是今非昔比,总是强调以前的有什么用,有本事她阮湘文把她从正妃之位上拉下来取而代之,别净耍嘴皮子。

小说《倾城弃妃要休夫》 第17章 水火不容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