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

更新时间:2019-05-07 23:19:03

风定花犹落 连载中

风定花犹落

来源:段景风花辞树(花有情) 作者:一口仙气分类:历史主角:段景风花辞树(花有情)

内容新颖,人物丰满 ,情节扣人心弦,强势推荐,带您一起赏读小说《风定花犹落》,段景风花辞树(花有情)小说名称是《风定花犹落》,《风定花犹落》是一部历史小说,小说简明扼要,蹙金结绣,文章雅致,值得一看,一口仙气原创小说《风定花犹落》讲述了段景风花辞树(花有情)之间的故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段景风回到王府的时候已经过了午饭的时辰,管家吴伯一边吩咐厨房准备饭菜,一边招呼下人准备好王爷净身的热水。

吴伯左手一把糯米,右手一把粗盐,往王爷身后扔了出去,不满的嘟嘟道,“去去去,不干净的东西统统滚出王府,别跟着我们王爷,就你们也配!”

段景风无奈的摇了摇头,任凭这个年逾花甲,身子骨却依旧硬朗的老爷子瞎闹腾。

“王爷。”段长青恭敬的行礼,准备伺候段景风沐浴。

段景风朝寝殿方向看了一眼,问道,“他怎么样?”

段长青一五一十的低声回报道,“回禀王爷,皇后娘娘离开不久,公子就传了早膳,属下本想留下伺候被他回绝了,待属下收拾残羹时公子已经睡下了。吃了两个肉包,一碗绿豆莲子羹,一些小菜。中午没传膳,属下也不好冒犯。”

段景风点了点头,看样子皇后过来劝说一番,效果立竿见影。“你去把午膳送到寝殿,动作要轻。”

“是,王爷。”

沐浴以后,段景风只换上了新的里衣,他轻手轻脚的走进寝殿内,俯身看着床上的人儿。花辞树本是背对着他,不知是感觉到了什么还是睡够了,猛然一个翻身,两人面面相对,距离不过咫尺之间。

段景风看着他病态而消瘦的脸颊终于染上一些红润,温热的呼吸轻轻拍打在自己脸上,一张小嘴微微张着,露出半截皓齿,顿时呼吸一滞。

“呜……”花辞树却对此时自己的失态浑然不知,轻轻打了个哈欠,又深了个懒腰,缓缓睁开眼睛。

若不是看到他灰色的瞳孔,段景风险些忘记他是个身中蛊毒命,不久矣的病人。若不是他一身武功尽失,又怎会不能轻易察觉近在咫尺的段景风。

害怕吓到刚睡醒的人,段景风悄悄退了两步,轻声说道,“我回来了。”

即使这样,花辞树还是从床上弹了起来,一边擦着嘴角,整理衣衫,一边懊恼的问道,“王爷您走路都没有声音的吗?您什么时候回来的?”

段景风被他又气又恼的样子逗乐了,“你这是责怪本王吗?”

花辞树顿时羞愧不已,急忙下床行礼道,“臣不敢!还请王爷赎罪!”

见到他如此小心翼翼切生分的样子,段景风也没有继续戏弄他的心情了,清了清嗓子说道,“陪我用膳。”说着便将他打了个横抱往外室走去。

“王爷!使不得!”花辞树本想说虽然现在自己身体羸弱,但好歹他也是个成年男子,且不论王爷身份尊贵,单是这样被另一个男人抱着,花辞树也觉得羞愧难当。更何况段景风刚刚沐浴更衣,不仅身上染着清冽的蕙草香气,温热的体温透过薄薄的里衣直接传到花辞树微凉的指尖,让他突然脑袋一空。

段景风冷哼一声,“难道本王要等你慢吞吞的自己挪到外室吗?饭菜都要凉了,你想要本王吃冷饭吗?”

要镇南王爷屈尊伺候已是大逆不道的死罪,虽然他才是身不由自的受害者,但这份恩情无论如何还是要还的。花辞树无奈的叹了口气,认错道歉,“臣不敢……”

虽是道歉,却丝毫没有道歉的诚意,段景风把他放到椅子上,闷哼一声,“我看你敢的很。”

“臣……”花辞树百口莫辩。在他的记忆里,曾经在太乙真教同门的大师哥段景风,寡言少语却善气迎人,与今日这个咄咄逼人的大相径庭。

段景风看着一桌子的美味佳肴,顿时有了主意,故意喝斥道,“要罚!”

“臣领罚!”花辞树也不知道自己什么回事,战场杀敌无数的他是多少人闻风丧胆的噩梦,怎么偏偏到了段景风面前,他又变成当年那个软弱无能的小师弟了。花辞树在心里给自己找了一个非常合理的解释,“一定是中了蛊毒的原因。”

段景风将一副精致的银筷子递到他的手里,气定神闲的说道,“伺候本王用膳。”

“这……”花辞树为难的皱了皱眉头,段景风这不是存心刁难,他又不是不知自己眼睛看不见了。

见他迟迟未动筷子,段景风问道,“听长青说你自己进的早膳,怎么伺候我就不成了?”

花辞树咽了咽口水,他怎么能告诉段景风自己是多么艰难的爬到桌子边上,怎么抓到的包子还差点打翻了一整盆的羹粥。

段景风也不知道自己这样的恶趣味是从哪学来的,但想听到花辞树软糯求饶的声音让他浑然失去了理智,凑到花辞树的耳边低声蛊惑道,“不想让长青伺候你,不如求本王,如何?”

花辞树瞬间红了耳根,惊慌失措的向后躲去,岂料重心不稳,险些跌坐到地上。一双银筷掉落在地上发出清脆声音的同时,段景风眼疾手快的将他捞了回来。

花辞树惊魂未定的扯着段景风的衣襟,脸颊微红,呼吸也沉重起来,他倒不是害怕摔倒,而是段景风在捞他的时候,那只有力的手掌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的摸在了他的**上。

虽然只是短短的一瞬间,段景风还是心满意足的收回了手,清了清嗓子,正色道,“不逗你了,吃饭。”

花辞树的脑子还停留在段景风要求他伺候进食的时刻,他慌乱的在桌子上摸了摸,想要摸到一双新筷子。

段景风被他气的哭笑不得,夹了一块蜜汁莲藕,抵在他的嘴边,“张嘴,我喂你!”

“王……”花辞树话未说出口,一块软糯香甜的莲藕便被送进嘴里。

段景风一边喂他吃饭,一边说道,“今日宫中接到密报,蒙古国国师摩逻带着徒弟耶律极玄前往大理,大有和戎之意。”

花辞树眉头一蹙,坚定地说道,“这绝不可能。”

段景风轻应了一声,和戎当然不可能,但他的引蛇出洞的目的达到了。“你还是不肯告诉我,那日陌上尘找你真正意图?”

花辞树下意识攥紧了双手,虽然他知道即使说出真相,段景风也断然不会为了自己的贱命将无上天书交给蒙古人,但是知道无上天书在段景风手中的人除了自己绝无第二人。耶律极玄也只是猜测无上天书在大理段氏手中,其实不仅是蒙古就连当今皇帝段庆云和各路武林高手也都在搜查无上天书的下落,如果这个时候从镇南王府传出一丝风声,那段景风便是众矢之的了。

段景风见他没有坦白的意思,继续说道,“他二人作为使臣前来,我大理自然不会亏待了他们,皇上已经派人准备此事。”

依照传统,外使前来朝拜,皇宫内都会举行盛大的宴会,花辞树心下了然。“你要出席宴会?”

段景风轻声回道,“不仅是我,你与我同去。”

“我?”花辞树不敢置信的睁了睁眼睛,问道,“王爷是要我去送死吗?”

段景风哈哈一笑,饮尽了杯中的酒,安抚道,“本王自有办法。”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