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

更新时间:2019-05-07 23:17:03

帝王娇 连载中

帝王娇

来源:左夺熙傅亭蕉 作者:顾语枝分类:历史主角:左夺熙傅亭蕉

作者:顾语枝,在这里可以看左夺熙傅亭蕉小说阅读,《帝王娇》小说是一本历史小说,作者内容精彩绝伦,落笔如有神,人物真实生动,该小说人物形象饱满,布局较为细致,舂容大雅,左夺熙傅亭蕉小说书名是《帝王娇》,小说《帝王娇》讲述左夺熙傅亭蕉之间的故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是这样的!”左夺熙被她哭得头疼,“别哭了!”

什么跟什么啊,她都想到哪儿去了……

傅亭蕉的哭声招来了太后,太后急急忙忙地从内室走了出来,见左夺熙已经下了学,以为又是他惹哭了她,顿时拉下脸来,准备教训几句。

谁知道傅亭蕉一把扑了过来,抱住了太后,呜呜咽咽道:“姨、姨祖母,你一定要帮九哥哥哇!”

这下太后也被她搞懵了。

只听她继续哭道:“九哥哥被人欺负了!被人打了……好惨呜呜呜……”

太后更懵了,左夺熙虽然是个不太受宠的皇子,但终究是皇帝的儿子,谁敢打他?这是怎么一回事?

“老九,怎么回事?谁打了你?说出来,哀家给你主持公道。”

左夺熙揉着眉角,不得不张开了嘴,让太后看到他缺失的那颗牙。

“没人打我,我牙齿掉了。”他闷声道,“不想开口说话。”

这颗牙在前几天就开始松了,他偷偷找太医看过,想把牙齿固一固,谁知道太医说这是在换牙了,固不了,只有等它掉了,长出新牙才是。

今天在学堂上,他好端端地听着课,便突然觉得牙齿一松,嘴里蔓出一股甜腥味,好不容易挨到休息,他才吐出那口血沫,而后便发现,那颗松掉的牙齿也随着血沫掉了出来。

这颗牙就在门牙旁边,掉了之后,不但说话漏风,而且一张嘴就丑死了。

他便不想开口了。

太后被他此刻的模样和傅亭蕉刚刚闹出的乌龙给逗乐了,鲜见地笑出了声来。

傅亭蕉着急地问:“姨祖母笑什么啊?没人打九哥哥,为什么牙齿会掉?”

太后笑够了,才跟她解释起来:“你九哥哥换牙了,旧的牙齿会自己掉,然后长出新的牙齿来。”

傅亭蕉震惊地张大了嘴巴:“那九哥哥的牙齿会不会掉光光?”

一旁的左夺熙听了这句话,脑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自己牙齿掉光的模样,登时抿紧了嘴巴。

太后笑道:“掉了旧牙齿,同时就会长新牙齿啊。”

不过左夺熙属于换牙比较迟的了,竟是八岁多了才换牙,她不曾多注意他,都忘了他还会换牙这件事。

“哦……”傅亭蕉挪过脑袋去瞧左夺熙,“九哥哥,原来你是因为这样才不想跟蕉蕉说话呀。”

左夺熙轻哼一声,依旧不说话。

傅亭蕉一蹦一蹦地蹦到他面前:“你就跟蕉蕉说话嘛,蕉蕉又不会笑话你!”

左夺熙虽然还是不太乐意说话,但是听了她的话,倒是稍觉宽慰了。

傅亭蕉继续念叨:“其实也不是很丑,就是有点丑而已。”

左夺熙:“……”

能不能像他一样闭嘴?!

总之,因为换牙这件事,左夺熙便比平日更沉默了,不过在傅亭蕉面前,这样的沉默并没有维持多久,因为她有时候说出口的话常令他不得不开口反驳……久而久之,他也习惯了在她面前牙齿漏风的模样。

一年下来,到了冬天的时候,他的门牙和门牙两边的牙齿都换过了一遍,总算不影响美观了,其他更里面一些的牙齿仍在继续更换中,不过张口说话也看不到,左夺熙总算安心了很多。

这年,他的九岁生辰,傅亭蕉也给她送了生辰礼物——一个香囊。

这香囊是她让阿固缝制的,而香囊里的干花,都是她在百花盛开的时候摘下晒干的,一直保留到了冬天,才制出这个香囊。

而且是偷偷瞒着他的。

为的是给他一个惊喜。

左夺熙心里感动极了,原来她从大半年前就开始给他准备生辰礼物了,而且以她这个藏不住话的性子,居然能一直忍到他生辰才跟他说,实在太难得了。

一时太过感动,他都不知道说什么好,最后反而只是简单地说了一声:“谢谢。”

傅亭蕉笑眯眯的:“九哥哥喜欢就好!”

“喜……喜欢。”左夺熙攥着香囊,郑重地放进了内袋里。

第二天,就把香囊挂在了佩玉边上。

过了些天,便是小年夜。

这一天,太后说,依照习俗,要给傅亭蕉穿耳了。

所谓穿耳,便是给女子打耳洞,方便以后佩戴耳环。在北漠,一般在出生后几天或几个月内便给女孩穿耳,但是由于傅亭蕉出生时,恰逢秦念凝难产而亡,所以太后便将这事儿给忘了,等想起来时,傅亭蕉已经一岁多了。太后心疼她,便一直拖着这件事,拖着拖着就忘了。

还是前几日跟前来请安的皇后楚卿闲谈,才经她提醒记起了此事。

如今傅亭蕉过完年便要过五岁的生辰了,这时候穿耳,已经算是很迟了。

耳垂越娇嫩,穿起来越容易,穿了之后也能更快愈合,再拖到年纪大些,耳洞恐怕更难穿。

而且,为了防止耳洞化脓,穿耳一般都在冬天进行,若是再拖过了时间,就得等到明年冬天再穿了。

横竖是要穿耳的,早点穿还免得日后受罪。

经皇后这么一说,太后顿时便定下了小年夜,给傅亭蕉穿耳。

傅亭蕉开始还不明白穿耳是什么意思,问太后,太后只说是每个女孩都要经历的事,叫她别怕。

这么一说,傅亭蕉就更怕了,便偷偷问阿固穿耳是干什么。

阿固穿耳的时候很小,没觉得疼,所以这在她看来也不是什么可怕的事,便摸着自己的耳朵给傅亭蕉解释了一番,说是拿一根针穿过耳垂,以后就可以戴很多好看的耳环了。

可是傅亭蕉对耳环没有任何兴趣,她只是一听到用针穿过耳垂,就吓得差点尿裤子,马上瑟瑟发抖地跑去了钟秀宫。

临近年关,不必上学,左夺熙正在书房全神贯注地练字,傅亭蕉含着一泡眼泪推门闯进来时,他一个不妨手下一抖,将最后一笔写歪了,前功尽弃。

他抬起头,正想骂一骂她,却见她实在哭得可怜,好像被吓坏了,责备的话立刻变成了疑问:“怎么了?”

“呜呜呜……九哥哥,蕉蕉不要穿耳!”傅亭蕉跑到他书桌旁边来,可怜巴巴地看着他。

左夺熙也是头一次听说“穿耳”,一时不明白是什么。

傅亭蕉便抽抽搭搭地给他解释:“就是、就是用一根好粗的针,穿过蕉蕉的耳朵,穿出一个大洞来!”她一边说,一边摸着耳垂比划。

左夺熙这才明白了,还来不及说什么,阿固已经寻了过来,在外面道:“九皇子殿下,奴婢来接郡主回去。”

傅亭蕉顿时“哇”了一声,钻进了书桌底下,抱着膝盖好害怕地缩成一团。

左夺熙看了一眼书桌下的那一团,提步走到门口:“她不在。”

阿固:“……”

她跟着郡主追过来的好么!

而且书房门也没关,刚刚郡主吓得“哇”地一声她听得清清楚楚,只是她一个奴婢,不能随意闯进皇子的书房,才在门口问询罢了。

九皇子殿下怎么睁眼说瞎话呢?

阿固又道:“太后命奴婢来找郡主回去,穿耳婆婆正在清心宫等着呢,请九殿下让郡主随奴婢回去吧。”

左夺熙冷脸:“听不懂我的话吗?我说她、不、在。”

阿固是个聪明的,左夺熙到底是主子,她不能硬杠,忙道:“是,那奴婢便回去了。”

见阿固转身离开,左夺熙才返身回来,朝书桌下那可怜的一团道:“出来吧。”

傅亭蕉可怜兮兮地从书桌下滚出来,仰头看着他:“等会儿阿固肯定带着姨祖母来接蕉蕉回去了。九哥哥,蕉蕉好怕啊!蕉蕉怕疼,蕉蕉不要穿耳……呜呜呜……”

她坐到地上哭了起来。

“先起来。”左夺熙皱眉,大冬天的坐地上,不知道多凉。

傅亭蕉光顾着哭,哪里听见他说话。

左夺熙伸出手,将她提溜了起来:“你这么怕穿耳?”

傅亭蕉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耳的话,以后就没办法戴好看的那些耳环什么的。”左夺熙知道她虽然年纪小,但是很爱美。

傅亭蕉摸了摸自己的耳垂:“不戴就不戴……”

她目前对耳环没有生出什么兴趣来,比起被一根针穿透耳垂的可怕,她宁愿一辈子都不要戴那些东西!

“好。”左夺熙下定决心似的,“你就留我这里,我去对付她们。我不会让任何人带走你。”

傅亭蕉傻傻地看着他,突然觉得左夺熙像个大英雄。

在傅亭蕉这样的目光里,左夺熙顿时脱口而出:“你放心,我会保护你。”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