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

更新时间:2019-08-30 13:54:37

列王纷争:燧源 连载中

列王纷争:燧源

来源:百里归于鸣君 作者:九点肆石坝分类:历史主角:百里归于鸣君

百里归于鸣君为主角的小说叫《列王纷争:燧源》,九点肆石坝原创小说《列王纷争:燧源》讲述了百里归于鸣君之间的故事,维妙维肖,剧情精彩,妙不可言,强势推荐,《列王纷争:燧源》中主要人物是百里归于鸣君,这里提供列王纷争:燧源小说,《列王纷争:燧源》是一部历史小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郭厉人为离开后,百里归干脆躺在干柴上,在等待审问自己的人过来,然后渐渐睡去,

已经寅时,根本顾不上思考醒来后会发生什么,他只想好好的睡上一觉......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听到周围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他睁眼意欲起身,却发现不仅自己的双手,连自己的双脚也被人绑了去,

他在环顾四周,发现窗外明亮了许多,他估摸现在已经是早上了,再一看屋内,竟然多了两人,

一男一女,女子一身皮衣打扮,草圈似皇冠一般的戴在头上,大大的眼睛和五官将她的异域风情体现到极致,只是身上和自己一样被绳子锁链捆着。

她不是刀痕的人,百里归第一反应是这个,再看向那男子,

容貌竟生的比那女子还秀丽,柳眉压着那一副充满感情的双眼,高挺的鼻梁,一身劲装,显得一副君子风范,只是衣服背后的图案上绣着与郭厉人为所持长枪上图案一致,

他是玄衣禁卫军,不会就是要来审问我的那个人吧?他现在是要做什么?还带来个女人,百里归暗自腹诽着,

突然那男子说话了,

“姑娘生的如此动人,于某现在才与之相见,定是前世善德所积而换来的缘分。”

那女子虽然表情有些不满,但嘴角控制不住的上扬了一下,但一瞬间消失了,继续挺着她那傲人的胸脯,跪坐在地上,没有说话。

那男子则是先将锁链解开一条,继续说到:“尔容姑娘,外面那些将士粗俗,不懂的怜惜女子,在下替他们向姑娘致歉。”

看到对方为自己解开束缚,被称为尔容的女人一脸讶异,

用着一副不太标准,带着几丝西方语言口音的腔调问到:“你为什么要解开我?不怕我逃跑吗?”虽然不可能跑出去,但她还是问了出来,

男子听候,一把将链子扔到草堆上,只听见一声闷喊,随声望去,只见铁链在百里归的大腿上静静的躺着,百里归惹着剧痛,偷偷听着这对男女的对话,一动不动,

那男子才想起来这屋里还有外人,但看到他没有破坏自己事情的意思,他扭过头来,深情的注视着尔容,微微笑到:

“天庆王国的第一美人儿,我于鸣君不知在脑海里幻想了多少次,今日却在这种场合相见......真是让人难受啊......”

说完开始解尔容身上的麻绳,

尔容听了于鸣君所说,心中荡起了一丝涟漪,她有些开心,侧身动了一下,眼睛看着高处,嘴里小声嘀咕着:“算你有眼光,本小姐在我们那里除了我姐姐以外,可没有一个女孩子能比的上我~”

于鸣君故作疑惑,他已经解开了绳子,起身站了起来,问到:“哦?尔容姑娘的姐姐?世上竟还有比尔容姑娘好看的女子?真是罕见,要是以后有幸能见上一面,定要好好看看,不过......”

于鸣君略做停顿,他看到了地上的尔容一副很想听到自己后面所说的话的样子,咧嘴一样,俯身抱起尔容,笑到:

“于某现在已经被尔容姑娘迷住了身心,只愿将一切给予姑娘!”

尔容一听,果然忍不住的笑了一下,在自己国家,那有人这么跟自己说话啊......一个个只看骑马射箭的本领,有什么用啊。

虽然被夸奖了很开心,但尔容还是低着头活动自己的手腕,说到:“姐姐说你们刀痕的男人都是骗子,你们皇帝后宫美人儿那么多,你见了她们怕不是眼珠子都要掉出来!”

于鸣君脸上的微笑不减,伸出手轻轻搂住尔容的腰肢,说到:“于某那敢做那种吃着碗里的看着没下锅的人啊?尔容倾心一笑在下都头晕眼花,就没必要再看世间其它女人了~”

在一旁偷听的百里归已经泪流满面,自己长了这么大,第一次看到能把情话说的这么不要脸的!最主要这个人长得还挺好看!让人无法厌恶其行经。

于鸣君从袖口中掏出一朵红色小花儿,放到嘴前轻轻一吻,然后**尔容的青丝里,感叹到:

“真美......”

尔容心脏扑通扑通跳着,他感觉一个这么英俊的男人,跟自己说着这么动人的话语,她这一刻忘记了姐姐曾经说过的话,14岁的她沦陷了,忘记了自己是被派来执行任务的间谍,忘记了自己要保守秘密,不能暴露潜伏在北郡周围的组织......

于鸣君轻轻抚摸着尔容的后背,突然笑着说到:“尔容,于某要救你出去!”

尔容听后,眼睛一湿,竟有几滴泪珠滑落下来,她紧紧趴在于鸣君的怀抱里,颤抖的问到:“你难道不怕被责罚么?你我只不过是短短相逢的彼此而已啊......”

于鸣君摇了摇头,叹到:“或许本身就不应该发生这短短的相逢,但是,就是因为这个相逢,我此生为你而战!”

尔容早已泣不成声,草堆上的百里归则是缩了缩身子,这么肉麻的话自己身上的鸡皮疙瘩怕不是要长满了。

于鸣君轻轻安抚着尔容,

过了许久,

在百里归肚子传出不适时宜的“咕噜噜”声后,

尔容才发现这个房间还有一个活人!她害怕的指着这个人看向于鸣君,

后者则是将她的双手握在胸前,说到:“放心吧,死人是不会暴露咱俩的。”

尔容靠在于鸣君怀里,低声说到:“不要这样,你救我出去本身就已经让你身陷不义下局面,现在就别再滥杀无辜了......”说完她抬起脚尖,舌尖轻轻碰住于鸣君的耳垂,低声说着什么,

草堆上的百里归突然听不到声音了,扭过头借着光线看去,发现两人正在窃窃私语着什么,而且他还发现,这个叫做尔容的姑娘,脚丫子是真的好看,突然他摇了摇头,这种时候还在想什么啊......

因为百里归的动静,于鸣君俩人准备要离开这个屋子,为了不暴露,于鸣君又为尔容系上了绳子,只不过这次没有那二重保险的铁链了,

尔容满脸羞涩,踮起脚,轻轻一跳,芳唇在于鸣君脸上点了一下,然后红着脸解释到:“这是你为我做这些的报酬,别......别误会了!”

于鸣君哈哈一笑,没有说什么,带着尔容离开了这间屋子,

带二人动静远去,百里归终于长长的出了口大气,捂着肚子,昨天晚上到现在都没吃饭,就那么几粒蚕豆压饥,根本不顶用。

突然外面再一次传来了声响,百里归赶忙躺好,装出刚刚保持的动作,一动不动。

门开了,脚步声越来越靠近自己,百里归突然想起,刚刚于鸣君说是要杀自己灭口,他立马向外滚了一圈,然后回头望去,发现果然是于鸣君,他不禁万念俱灰,但还是骂到:

“道貌岸然的家伙!你们俩那苟且事关我屁事?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可就要叫了!”

于鸣君端着一碗汤两个馒头夹着一碟咸菜,看着地上打滚的百里归愣了一下,

但他马上就明白了百里归为何是这般反应,他将碗往地上一放,拍了拍手,说到:

“别倒腾了,留住点力气给我解释下昨晚发生的事吧!”

在地上鲤鱼打挺的百里归看到了食物,竟然一下子冲到了馒头面前,一下子叼在了嘴里,面香扑鼻,然后高温的馒头就把百里归烫的涕泪横流,

看着苦不堪言的百里归,于鸣君拔出一把匕首,割断了其手上的绳子,看着终于能狼吞虎咽的百里归,

最后还是忍俊不禁的笑了出声,看着于鸣君笑自己,

百里归嘴里塞着东西,叫到:“离校所么,不意外立场特好谈就阔里碎扁削窝(你笑什么,别以为你长得好看就可以随便笑我)。”

于鸣君忍着笑走过去,伸手拍了拍百里归因为塞满馒头而鼓起的腮帮,突然面色一凝,

喝到:“快点吃!张学士的命案怠慢不得!”

百里归饿的眼里只有吃的,顾不上和他多说什么,一个劲的吃......

话说,郭厉人为出了军营,就回到了客栈,这里已经被城安司围了起来,客栈里上至老板掌柜,下到马厩仆役,全部都在盘查之列,

看来昨日丢人之事,景辉没有上报,郭厉人为猜测到,

没有报正好,多一事少一事,御林军和禁卫军的职责虽说都是保护皇帝,但是和禁卫军不同的事,禁卫军是全心全意听从国王,而御林军则属于祭天大臣卜子实,虽然最后同样是为皇帝效力,但因为隔着祭天的这一层关系,御林军多少与皇帝有些隔阂,

所以私下里,禁卫军和御林军矛盾不断,但因为禁卫军在皇帝御驾亲征时也要参战,所以多少比御林军强悍几分。

没有了御林军干扰,郭厉人为提着长枪,靠在驿站门口,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们,

过了一会儿,他突然看到了一个人,然后无视了阻拦自己的捕快,径直的向前走去......

而百里归这边终于吃完了早饭,站起身来打了个响亮的饱嗝儿,回头看向于鸣君,

而后者则是被他那竟然的饱嗝吓到了。

小说《列王纷争:燧源》 第四章 于鸣君的特殊魅力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