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

更新时间:2019-05-06 22:40:22

梨花又开放 连载中

梨花又开放

来源:庆王容骅韩祺 作者:又见桃花鱼分类:历史主角:庆王容骅韩祺

该小说叫做梨花又开放,提供庆王容骅韩祺小说阅读结局非常精彩荡气回肠,庆王容骅韩祺小说的名字是《梨花又开放》,《梨花又开放》是一部历史小说,《梨花又开放》是历史的小说,庆王容骅韩祺小说书名是《梨花又开放》,主角是庆王容骅韩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庆爷赶忙扑过去挡,汪奇头顶在他身上,生疼,真是用力啊!

他赶忙用力抱着他,轻声哄着“褀儿,我都听你的,不再提了,你别撞!你别动,嘘,别动,别动。你现在生不得气,知道不?别撞了,我都听你的,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好不好?别伤着自己。还要养儿子呢,是不是?可不能受伤。听话啊!你看,我不再逼你了,你想怎么样都行,但得把身子养好啊,你这样哪行?把儿子也要吓坏了,没看他昨天,都吓哭了,他祖父又不在,你又晕了,一个小孩子,那不吓死啊。听话,别撞,也别哭了。”

“我要儿子,我要我儿子。。。”呜呜的哭,撕心裂肺的。

“好,好,我带你去看,现在就去啊,听话别哭了。就是旁边院子里,李迁守着他呢,没事。”

说完,他用被子裹着他。

抱起来,轻得让人心疼。

“我下来,不要你抱,我自己走。呜呜。。。”

“你没鞋子,怎么自己走啊,没几步就到了。”

“你放下!呜呜。。”他挣扎着,就像在跟他发脾一样。

“嘘,别这么哭,回头吓着他。”

他一出门,柳四带着一个护卫站在门口,天不亮都起来了。

汪奇把脸扎到被子里,王爷抱着他,有如在那个边陲小镇,刚遇到时,那年,他二岁,他十二。

没两步就到了隔壁院子,李迁在外屋里坐着。

看庆王进来,他赶紧站起来,轻声说“小公子在这边。”旁边屋里床上睡着他的儿子。

小小的人儿,仰面睡着,似乎是担心着什么,眉头不舒展。

汪奇从被子里探出头,王爷把他放在床边。

他坐在儿子旁边,充满柔情的看着他,帮他拉了一下被子,帮他按了按眉头。

王爷看着,知道不应该,但心里还是一股酸意。。。。

他说“我要在这儿陪他睡。”他眼泪又流出来。

王爷说“昨天你吐血昏倒。大夫说可能还会犯呢,万一当着他吐了血,不是要吓坏了他吗?大夫说,你也有些着凉,万一感冒了呢,别传上孩子。”

汪奇想了想,点点头。

王爷又把他抱回去了。

柳成羡一看,心里叹了一声。

这些年,还以为怎么着了呢,还是这么好骗。

回到屋里,放床上盖好。

王爷说,“你再睡一会儿,一会药煮好了我喂你喝,无论怎么样,先把身体调养好。我就在你边儿,有不舒服的,你就叫我。”

过了一会儿,前面就把药煮好了。

王爷又端到床前,“大夫说,你这病,得好好养才行。胃和肺都弱的很,千万不能感冒,也不能着急生气。你就算不惦记我,也要想着你儿子。他才几岁?你要是病了去了,到时他怎么办?你当初遇见了我,他又有谁呢?老汪是个不靠谱的。”

庆王絮絮叨叨的,缓和了气氛。

“他也没那么不靠谱。哦,今天他差不多要回来了,我还是家去吧,不然他看不到我和儿子,得吓死。”

王爷心里又有些生气,敢情你谁都惦记,就是放心我!

也不敢说他,温和的说“我会安排人在家里等他的,直接来这里就好了,你别担心这个了。来,先把药吃了。”

汪奇看着药碗,眉头轻轻皱着。

王爷拿着块糖“一口气喝了,吃块糖。温度差不多了。”

他端起来,一口气喝,嘴里被放了块糖。

门口护卫说“爷,早饭好了,端上来吗?”

“好。”

李迁出现在门口“爷,汪星醒了,要找公子,”

“让他过来吧!“汪奇回答。

老李应了一声去了。

过一会儿,一个小孩儿跑了过来“爹!”

“星儿”汪奇还坐在床上。

“爹爹,您昨天病了,星儿来,您都没醒,您今天好了吗?”那孩子小脸一脸的担忧。

“刚喝了药,今天比昨天好多了。再吃两天药就没事了。”

“爹爹。”汪星眼圈都红了。

“星儿不用担心,真的好多了。”汪奇拉着他。

“嗯,那咱们今天回家吧?”

“嗯,先在这里等等,今天你祖父可能要回来了。咱们先吃早饭,吃完再说。”

“嗯。”

他乖乖的坐在那里。

眼睛看看爹爹,看看庆爷。

看得出,他有些怕庆爷。

这时李迁进来,抱着一堆衣服,”成衣铺子里送来的衣服,鞋子。”

庆爷点点头“拿出一件给他穿上。今天有些冷,把我的披风拿出来给他披上。”

李迁拿出一套衣服。

庆王接过来,李迁把鞋子放在床前。庆王扶起他,汪星也赶紧过来,帮着扶着。

汪奇说“没事,我自己可以。”

他虚弱的站起身。踩在鞋上。

从庆王手里过衣服,三两下穿好。

庆王拿了披风,给他搭在肩上。

下人送来了热水,王爷走过去,汪奇说“我自己来吧!”

庆王看看他,看看孩子。如果不是这个儿子在这,他肯定就坚持了,但现在不好与他争执。

他自己到了外间,也擦把脸,漱漱口。简单的整理一下。

汪奇拧了布巾给儿子擦了脸,给自己也擦了。

他脸色还是很黄,感觉气不够用。

儿子说“爹爹,你要是不舒服,就躺着。星儿自己会洗。”

他笑笑,接着给儿子擦。

桌子上已经摆好了,鸡粥,煮的鸡蛋,蒸的小包子。

三个人坐在桌前吃饭。

王爷动手给他倒了半碗粥,又给他剥了个鸡蛋。

那这汪奇给儿子剥了个鸡蛋。

现场情景很是好笑。

儿子的很听话,很有规矩“谢谢爹。”

庆爷给汪星拿了个小包子,他说“谢谢伯伯。”

庆爷看着他,不禁说“他可真是乖巧听话,你在他这个岁数,没一天能安静坐下来吃个早饭的。”

他不是在叽叽咕咕的说笑,就是在跟他怄气,再不然就是**生疮一样坐不住,总想往外跑。

遇到爱吃的,恨不得撑到吐出来。

不爱吃的,就得王爷说着好话,一口一口的追着喂。

汪奇听得心头一酸,那时,是因为有他的宠爱。

吃完早饭,儿子问星“爹,把您送回家,儿子上学去吧。”

汪奇心里想,那个人肯定不会放自己回家,硬说又说不通,这身子也真不行,跟他较不起劲。

“今天不去上学了,在这儿等你祖父回来。你去那边院子自己玩,爹爹一会儿还要再喝药。等一会爹爹跟伯伯说完话,过去找你。”

王爷说“柳四,你拿点纸笔,教他写字去。”柳成羡的字非常好。

柳成羡心里说,嗯!我一个三品大员,公事不干,教一个黄口小儿写字!我儿子都没这样教过!

又是个小屁孩儿,他要敢把尿撒我身上,就给他缝起来。。。。。。

这可真是好!

但只是心里报怨一下。

他即不敢怒,也不敢言。

王爷扶着他进屋,又上了床。

“你想要什么,就跟我说。我坐在这里陪你。”

“您事情多,不能在这里耽误。咱们总要说接下来怎么办。”

“先不说,等你身子好一些,你就躺下好好歇着。”

“今天,老汪也要回来了。”

“我让人在那等着呢。”汪奇看着庆王那一脸的淡定劲儿,心里起急。

汪奇突然想起什么,一下抓着他“你身边人。。。“他脸色都白了,又要晕。

“不怕,我现在身边的,知道你的就李迁,柳四,还有张丰维。其余的都是新人。你放心,他们很可靠,也都盯着呢。”

他缩在被子里。

王爷靠在他身边,“你想说什么,就跟我说。不想说,就不用说,什么都别管。褀儿,这件事。。。。。。从根上我就想错了。一直是以为。。。。。。那几年,我替皇兄接连办了几件大事,损害了不少人的利益。我以为这是怨恨我,对着我来的。或者想绑架你,威胁我要好处,结果出了差子,所以才没了你的消息。再也没想过,会这么简单,就是冲着你去的。”被子下面的人,身子较着劲,轻轻直抖。

他轻轻的拍着他“你不在了,我才意识到,都是我不好,既然要了你,又没能给你个说法。你在我身边,不清不楚的。即委屈了你,又没保护好你,让你受了苦了。你相信我,我对天发誓,要是能以身替代,我都想替了你。你不知道,我有多后悔。。。。。”

他从被子里伸出手,缺了手指的右手,放在他的嘴上。他眼圈红红的“别这么说,别这么说!我。。。。。”汪奇很感动。

“我知道,我知道。上天毕竟待我不薄,让我找回了你。你放心,你的主,我给你做!”

汪奇摇摇头“您身份尊贵,锦衣玉食,奴仆环绕。却为了我,即像爹又像娘,我的衣食住行,哪怕上厕所,都是你管。而我,天生又是个心思简单的,很不懂事。把很多事,都看作理所应当。到后来,离开您,才发现,我其实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会干。”

“呵,我愿意照顾你。怕你吃不好,怕你冻着,怕你受伤,每每照顾你,我自己都很高兴。”

“您什么身份?您有多少大事要做?我不懂事啊。。。。。。想要你时时关注我,只对我一个人好。她下此狠手,估计也是恨坏了吧?”他摇摇头。

庆王想说话,汪奇轻轻拉住他。

“您是她丈夫,她儿子的爹,还有个显赫的王位,有无数的关系和家产要打理。但你,除了皇上办差,其它的时间,都被我占了。即使是办差,我跟着的时候也居多。你的儿子,你只是问问他们功课,但我,字都是你手把手教的。王妃,那么要强,能不恨我吗?”

王爷摇摇头说“我不这样想!她能嫁给我,本就是算计而来,如果不是贵妃在皇兄面前哀求,皇兄怎么会把这么一个没家世,也无才无貌的人指给我当正妃?我当时感觉有些不对,只不过我不计较,娶谁对我来说,不是很重要,听我皇兄的话就好。如果不是这样,她父亲,她哥哥能有出头之日?她这一房能在家族里说话有人听?她妹妹能得着好亲事?”说到这儿,庆王黑着一张脸,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虽然过去,他也会黑着脸凶他,但那只是吓唬他,要他听话。

哪是现在这般,狭长的眼睛透着狠毒,不杀几个人不平息怒气的样子。

“她进得门来,我所有后宅的产业物件,都交给了她,她在我侧妃妾室中呼风唤雨,我也没说个不字。她或者外出或者在家,贵重的首饰从头到脚,哪一样不是我给她的?她的嫁妆有个屁!经由着她,我对嫂嫂和皇上嫡子的境遇也从不过问。更别提贵妃家族了,这些年,贵妃家有多少得益?他们犯了多少事儿?以为她伯父叔叔和她爹做的事没人知晓?她们就是贪心不足!“越说越激动。

我不把她们连带她们一族都按到泥里,就白活一场!

汪奇拉着他,轻声的说“人哪有知足的时候呢?王妃贪心,我也贪心啊。你当初娶她时,我还小,不明白事,但也是不高兴的。总觉得你是我的,被她抢走了,从此我就是孤单的一个人了。心里害怕,茫然无措,就讨厌她。但我知道她是你媳妇,他们笑话我,说她进来,你就只跟她亲了,王府就由她说了算,要把我卖了。我虽然不怕你卖掉我,但真是害怕失去你。可那是你媳妇儿呢,我不太好意思对抗她,也不知道如何对抗她,就自以为是做了几件事情来恶心她。”

他苦笑了一下,这些话,他从没跟庆王说过。

一个八九岁男孩子的彷徨无着的心态,现在还清楚的记得。

“她刚嫁进来没几个月,在院子里种了很多月季,我院子门口也有。我非说闻了后头晕,跟你告状。原本是想把我院门口的铲了,省得我看着生气,结果你把后院里所有的月季都铲了。她平日里算是很有成府的,但那次的脸色,也实实的难看,而我私下里,还很高兴。。。。。。”

王爷听着,想到过去,那个八九岁小男孩子的把戏,不由脸上带着些温柔“我以为是你受不得那个香味。”

“后来我明白自己心意了,从来不知道什么是怕的我,开始怕她,心虚,看到她心里就乱跳,怕她看我的眼神。住在府里也不感觉是自己的家,曾有几次,我跟柳四打听我的家乡,柳四不耐烦,还偷偷训我。于是我更讨厌她,甚至是恨她,也曾经想过,要是她没了多好。哥哥,你没看出来吗?我心也狠的,只是,我只是想想,而她下了手。她有本事,我无能罢了。”他难过的闭上眼,这些事情,就到现在,他也没想明白。

“不要这样说。咱们俩的事,是我考虑不周。虽然我亲自养你长大,亲自教你写字读书,但并未妥善考虑你的处境和将来。”

“事已至此,她是你的王妃,你们有两个儿子,长子都已成年,你能拿她怎么样?我们俩的关系,说到哪儿,都会让人不耻。就算是皇上知道了,也会维护她。我没回去找你,并不是怕她知道我行踪继续追杀我,跟你那么多年,暗桩知道多少处?我有无数种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联系到你。也不是。。。。。之所以我没那样做,就是不想再提此事。不管我经历了什么,那是我该经历的。是我做事有违天理,又太过贪心。”

“褀儿!你这叫什么话?”王爷听到他的这番话,心里起急。

“你可知我是谁?当初父皇所有儿子里,他最喜欢的就是我。我说母后做的鞋子最舒服,她都会亲自给我做,她是皇后啊!那是得多宠我!当今皇上,我的哥哥,也从不违我的意。我想怎么样,就是天理!”

汪奇看着这个霸道的男人。

“况且,王妃,呵,她不仅是贪心啊!而是,谋划这件事,并实施它,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让她很有成就感!感觉自己很有本事,是啊,单凭自己,就得谋得了一分好前程,还能提携家人,真不是一般的妇人所能达到的。然后她就想操控我了!她能把我玩弄于股掌之中,看着我愤怒崩溃,看着我无可奈何,看着我这个在朝堂上呼风唤雨的人,在她面前却无能为力。她该是怎样的志得意满啊!她还。。。。她竟然还能不动声色,连一丝得意都不表露!她大概以为,就是把我家天下给她,她也能玩得转吧?呵呵。。。。那就让我看看她的斤两吧!”

他心里的恨意,从知道的那一刻,就不曾停止。

“褀儿,你不想说,就什么都不用说,我会把你安顿好,你就带着儿子,保养自己,教导儿子吧。你放心,她是我儿子的生母,我肯定不会杀了她。这样的人,杀了她,她未必怕呢,但她重视的是什么?除了两个儿子,我都给她拨了。让一切回归原位,甚至比以前还惨,我让她二十多年筹划成为一场空,连她儿子的荣耀,她都沾不上一丝半毫。呵呵!”

“还有那位贵妃。以前,以为她貌美心笨,呵呵,倒是小瞧了她,有皇上护着就能为所欲为?那就试试看吧!”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