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

更新时间:2019-08-13 14:17:00

名花倾国两相欢 已完结

名花倾国两相欢

来源:鸢尾墨奕 作者:双木半夏分类:历史主角:鸢尾墨奕

小说讲述鸢尾墨奕之间的故事,这里提供名花倾国两相欢小说阅读,《名花倾国两相欢》是历史的小说,名花倾国两相欢小说欢风华丽,匕首投枪,行云流水 ,不容错过,名花倾国两相欢小说妙趣横生 ,这里提供名花倾国两相欢小说,小说《名花倾国两相欢》讲述鸢尾墨奕之间的故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鸢尾回到梦居,唤红莲来为她沐浴更衣之后,便早早的睡下了。这些天光是因着伤口的疼痛就让她睡的身子不爽,加之今天又实在倦极,便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再醒来时,是听到红莲在耳边的轻唤声。她有些困倦的睁开眼,便见红莲已经装扮好并一脸焦急的样子。

"小姐,公子来了。"红莲见她醒来,便取来她最爱的浅湖蓝色苏绣荷衣,站立在床边等着她自己起来。

鸢尾一愣,随即心里一喜。慌忙的爬了起来,又怕他等的太急,只匆匆挽了个髻便快步走出内室。

"你怎的来了?我以为你早已离开莫城。"才刚刚走到外室,见他伫立在窗前,她娇笑的轻问,随即轻挥双手,将红莲等人退了下去。

"上次的事,如何了?"他没正面回答她的话,也不曾过问过她身体中毒一事,鸢尾眼神一暗,突然苦笑起来。

"那人已然救过我的命,想来对我是有着极大兴趣的,就是不知何时才能从他嘴里得到你想要的东西。"鸢尾一面坐下,一面回答着他的话,努力咽下溢到嘴边的苦涩。

他转身,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紧抿着唇的模样看起来很是冷凝。鸢尾一时有些愣住了。

"鸢尾,你我不曾捅破的那层窗户纸,如今只怕要说清楚了。我本就对你无意,待你好亦不过是想要利用你罢了。如今,那人听了今日在花染楼的传闻,对你更有兴趣。因此……"

她僵直身体呆坐在原地,看着眼前的男子,仿佛这人不再是她所熟知的那人一般,眼神陌生的可怕。手里的杯子突然觉得万分沉重,她再也拿不住一般松开手。

两两对视的局面被茶杯落地的声音打破,她眼神凄楚火热,他双目漠然无神。许是被他眼里的眼神**到了,她禁不住步步后退。

"你……你的意思是指,要我……要我跟了那人吗?"眼神逐渐迷蒙,她心痛的无以复加。站起身来以单手撑着檀木桌,颤抖着步步后退。

墨奕双手背在身后,烛光映照下,他挺拔的身姿看起来分外有压迫感。只是谁都没有注意到,他那背在身后的双手,正紧紧的捏着手中的玉笛,手背上的经脉勃起,月光下看来分外骇人。

他看着她的眼神,像是看一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双目直直的看向她的眼底,不是没看出她痛苦悲伤的心情,可却不得不为之。想要得到的,必得先要舍去。

"若他要了你,我希望你能答应跟他走。"墨奕看着她,一字一句彻底粉碎她的痴梦。

"你怎能这样残忍!你不是答应过我,只要四年,你便会带我离开这里?我们可以去浪迹天涯,我也不怕和你归隐山林。可你却……你却要我跟了别人……"鸢尾情绪彻底失控,跌坐在地哀哀凄凄的歇斯底里吼叫着。

墨奕没有上前去扶起她,只是又转身,似乎很是厌恶看到她这副模样,抬头看了一眼夜空,嘴里近乎喃喃自语,却又让她能清楚听到。

"生于江湖中,命早不由人。你便是想跟我浪迹天涯,我也不会和你一起走的。从以前,我不过都是在利用你罢了。我与你,从来都只是相互利用。你想得到的得不到,而我希望得到我想要的答案。"

鸢尾浑身一震,原本以为鲜血淋淋的心,却更加作痛起来。她还以为……还以为他待她,是有心亦有情的。

苦笑着摇摇头,甩出几滴来不及滑落的泪珠,她低头看着地面,低声呢喃:"也就是说,从以前,你便不曾对我有心?一切……都是我自作多情?!"

墨奕没再开口,可开门离去的背影却再再明白告知她,这四年来,她错的有多离谱,又把自己困的多深。

"我不会跟了他的,即便你不要我,我也不能委屈了自己。"鸢尾侧身看着他开门的身影,笑得凄楚迷茫,可语气却坚定无比。

墨奕只微微顿了一下,不曾回头却淡淡回她:"随你,若你能逃得掉,我自不会勉强你。"

她的心太疼,无法思考墨奕说这句话的原因,只想着从十二岁初次见他到如今自己十六岁,四年的光景,她从懵懂无知的女娃儿变成如今满腹愁思的少女,这一切的蜕变都是因为他……

趴在地上,鸢尾最终还是痛哭失声。难道就因为她的宿命不好,便只能一生受人摆布吗?

"好好照顾她,看着她。七日后的选秀典礼上,她才是重头戏。"墨奕才踏出房门,便看到一只守在门外的红莲以及小程子,他看着远处,对着红莲淡淡的道。随即大步离开。

红莲最后看了眼那两人走后的背影,心中酸涩难当。她和小姐,都是受人支配的命运。当真是,可悲可叹。

才刚刚开门,便听到隐忍的哭泣声,伴随着偶尔的哽咽听来分外招人怜惜,红莲眼睛一红,忍不住落下泪来。没有人会比她更清楚鸢尾这四年来不得不为之的隐忍和哀伤,可如今她却什么都得不到。

"小姐……咱们回内室吧。"红莲于心不忍,俯身想要将趴在地上的鸢尾拉起来。

鸢尾抬头看着她,满脸泪痕又发饰纷乱的样子,哪有半点以往的沉静之资。甚至因匆忙连面纱都没有戴上,原本淡了些许的疤痕在眼泪的洗刷下更显狰狞,不但不难看,反而多了丝悲戚。

"莲儿……"鸢尾只轻唤了她一声,却莫名让红莲的眼泪都掉了下来。那语调分明那般心碎无奈,甚至含了一丝绝望,与记忆中那个总是坚强挺身活着的女子差了太多。

红莲再也忍不住,扑上去抱住鸢尾,在她肩头也凄凄楚楚的落下泪来。不仅为着她的悲伤,也为自己的悲伤。有些事,是注定失去的。

自从那日墨奕来过之后,鸢尾两度试着逃跑,可却都被墨奕安排的人给挡了下来,她终于知道,当日墨奕说的那句逃不掉是何意义,便一再把自己关在梦居里,成日的靠在窗边或是床上。

眼见七日之期越发接近,她也一日较一日消沉,红莲无可奈何,只能每日尽心让她尽量多吃一些,花娘也因墨奕的吩咐而暂时回绝了所有要鸢尾接客的公子哥们。

"小姐,你这般消瘦下去,真的不行哪。"红莲看了眼桌上早已凉透了的饭菜,又看了一眼呆立在窗边的鸢尾,忍不住轻声劝道。

鸢尾只是呆呆的看着天上自在飞翔的鸟儿,对窗外直直射进来的炙热光线恍然无知的样子,娇嫩的肌肤早已渗出薄汗,原本红润的唇也已经变得干裂。

见她那副样子,红莲无奈至极,只能先关上窗户,将鸢尾的视线放在自己的身上,才拉着她的双手,决意告诉她事实。

"小姐……你不可以这样自暴自弃,否则,你让我要怎么办?当日你于雾云寨中毒,救了你的便是我和云香,我们用落红入药。如今,为了云香的清白,柳三,也将于两日后娶她过门。

所以小姐,你不能这样待自己,即便不是为了你自己,你也要为了我,为了柳三,为了云香,为了雾云寨上所有救过你的人,好好待自己,否则,你怎么对的起他们?"

鸢尾眼神渐渐开始回神,听完她的话,看着红莲的眼神带着不可思议,她愣愣的看着红莲半晌,才又幽幽的哀笑:"这些年,我都为了别人,究竟何时,我才能真的为了自己?"

红莲终于安下心来,想来她既然能这样反应,必定是听下去这番话了才对。早先便知道她的个性是不愿亏待了待她好的人,如今,只要她能打起精神来,便不会没了念想,便还有希望。

鸢尾低低的笑了,心里去暗暗发誓,这是她最后一次为那人落泪,亦是最后一次替那人完成他想要她做的事。都是最后一次,若日后她还能离开,她必会为了自己好好活着。

小说《名花倾国两相欢》 第十八章:立斩情缘断相思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