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更新时间:2019-06-08 17:14:56

老矿诡事 已完结

老矿诡事

来源:苏涛老侯 作者:枫林晚分类:灵异主角:苏涛老侯

主要讲述了苏涛老侯之间的爱情故事,《老矿诡事》是灵异的小说,该小说名字叫做《老矿诡事》,老矿诡事小说才思敏捷,韵味无穷,内容精彩,邀您一起阅读主角是苏涛老侯的小说,《老矿诡事》是灵异的小说,文章人物真实生动,结局不俗套,字字珠玉,.........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试读:

我一路小跑,咬着牙向着小二楼跑去,今天不弄个明白,我是不会放过那个瞎子的。

"**昨晚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是有病,大半夜的去山上上坟?"

不到半分钟,我就顺着下山的沙土路跑到了小二楼前,对着那个眯着眼的瞎子大骂了一声。

"吼!"

站在瞎子旁边的那条狼青咧着嘴,从喉咙中发出一声低吼,一丝丝唾液顺着森寒的獠牙流了下来,最重要的是它的眼睛竟然是血红色的。

瞎子微微低了低头,微眯的眼睛缓缓的张开,对着我露出了那双没有眼白,还带着一丝血色的双眼,手却抚上了那条狼青的头,轻声道:"一个魂,俩人抢,跑不掉,逃不了!"

那条狼青呼噜了一声,眯起了双眼享受的晃了晃脑袋,在那双苍白的手掌中拱了拱,我却是呆了呆,下一刻,心里的火更大了。

"**说啥呢,我问你昨天半夜你到底干啥去了?"我再次大骂了一声。

"呵呵,呵呵!"

瞎子突然对着我诡异的笑了笑,瞪着那双带着血丝的漆黑眼球,死死的盯着我,再次呓语道:"一个魂,两人抢,跑不掉,逃不了!"

我咽了咽喉咙,心头的火气这个时候已经被瞎子诡异的表现彻底折腾没了,反而升起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有病!"

我咬着牙骂了一句,转身向回走去,只是后背却是一阵凉飕飕的,总感觉那个瞎子在盯着我。

回到院子里,等了足足二十分钟,矿长老侯才领着这个班的工人从下面出来,一共十一个人,没有人受伤。

"老侯,王小子跑玉米地里不见了!"

我赶紧上前,将这个消息告诉老侯。

老侯仅仅是点了点头,便回过身对着身后的工人道:"今天都回吧,啥时候开工另行通知!"

工人们也都知道发生了什么,这个时候是巴不得赶紧走,一个个的应了一声后便顺着上山的沙土路结伴离开。

过了这一道山梁,后面就是庄里了。

"老侯,怎么办?"

我有些紧张的问道,这才是第四天,就遇到了这么多事,我现在真希望老侯说不干了。

"我先给老三和老王打个电话,让他俩请个先生再说!"

老侯深深的吸了一口烟,又看了一眼还在小后楼的院墙上站着的瞎子,沉声道。

"恩!"

我点了点头,想了想还是没忍住心头的疑惑,问道:"老侯,为啥你们一听说那个瞎子半夜上坟就知道事情不好呢?"

老侯沉默了一下,缓缓的开口道:"别看这附近好像地方不大,但是大大小小的小煤窑加起来也有七八家,每次那个瞎子半夜去上坟,必定被人看到,第二天就肯定有一家矿要出事!"

顿了顿,老侯又道:"这次是我们赶得巧,不然王小子肯定活不成了!"

我顿时明白了为啥辉哥在听到那个瞎子半夜上坟时脸上出现的不自然表情,那是畏惧。

解释完,老侯拿出电话先后给昝三哥和表妹夫打了电话,说清楚了矿山的情况。

一个半小时后,表妹和和昝三哥便匆匆忙忙的赶到了矿上。

"他妈的,我就说立新的那个瞎比儿子是个扫把星,还他妈活着干啥?"

昝三哥脾气本就不好,又出了这么一档子事,破口大骂道。

"行了三哥,还是先想想怎么弄吧,停工一天可损失大一万呢?"

表妹夫的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转过头对着老侯道:"老侯,你说咋弄就咋弄,我们俩信你的!"

"老侯你说咋弄吧!"

昝三哥也喊了一声,火气依然不减。

"我先去庄里找一个先生,你们两个在这里守着,中午我就回来!"

老侯把掐着的烟扔地上碾灭,下了决心。

"成!"

昝三哥和表妹夫同时应了下来。

接下来便是糟心的等待,一直到下午四点多,老侯才骑着摩托驮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回来。

下了车,老侯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这个中年男人是附近庄里最好的一个先生,叫徐春华。

说实话,徐春华一点也不像是个专门看红白事的先生,看着倒像是个常年下矿的矿工,那张脸上的沟壑很深,还有着一道道好似已经渗入了皮肤的煤灰色。

"叫我老徐就好了!"

徐春华点了点头,那双小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只是看向我的时候,我感觉那双小眼睛好似冒出了一道精光。

昝三哥和表妹夫则是眼巴巴的看着徐春华,等着他的解决办法。

"先下矿看看吧!"

徐春华吧嗒了一下嘴,拉了拉身上挎着的那个帆布袋子,又指了指我和老侯道:"他们两个陪着我下去就行了,你俩就在上面等着吧!"

我张了张嘴,想要拒绝,只是看着表妹夫的那张愁眉不展从脸又将话憋了回去。

"来,你在前面带路,看见了什么也别慌!"

出了院子,徐春华就笑着对我说,一边说还一边从那个布袋子里拿出一截红绳,一头系在了我的手腕上,一头系在了他的手腕上。

"恩!"

不知道为什么,那截红绳系上的时候,我的心莫名的安了安,同时暗暗吐出了一口气。

鬼使神差的,我吐气的同时回头望了一眼,正好看到小二楼上那个瞎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站在了院墙上,嘴还一张一合着,隐隐的我听到,他好像是再说着:"一个魂,俩人抢,逃不掉,跑不了!"

"妈的!"

我暗暗骂了一句,这个瞎子真是疯了,神经肯定不正常。

"别理他!"

老侯嘟囔了一句,很显然他已经对那个瞎子的诡异行为习以为常了。

"恩!"

我点了点头,向前走去。

拉开拉环,在一道刺耳的吱嘎声中,我率先进入了漆黑的甬道之中,同时按亮了手电筒,一抹白光顿时闪现,照亮了前方的路。

"电闸在里面,看着点脚下啊!"老侯提醒着我。

我点了点头,同时拉了拉手腕上的红绳,便向前走去。

没有了电机和绞车的瓮声,也没有了铁锹铲煤的沙沙声,整个煤仓显得异常的寂静。

拐过弯,在手电的照耀下,煤仓已经出现在了眼前,唯一值得我庆幸的是,我没有听到那道拖长的女声。

小心的贴着墙走,我尽量控制着手电筒的光芒,向着里面的电闸走去,这个时候还是先将拉下为好。

老侯和徐春华都没有吱声,只是跟在我的身后,死寂的煤仓内,只有我们三人沙沙的脚步声。

啪嗒一声中,我拉下了电闸的开关,一盏盏白炽灯顿时亮了起来,送了一口气的我回过头笑着道:"总算是有点亮了!"

只是话刚一出后,我就是一呆,就在灯亮的一瞬间,我眼角的余光好像是看到了一双漆黑的手在煤堆中无力的伸着。

"手?那双手?"

下一刻,我颤抖着指着漆黑的煤堆,喃喃着。

"哪里?"

徐春华猛然侧过了头,看向了旁边的煤堆。

"怎么没了?"

我眯起了眼睛喃喃着,刚刚那双漆黑的手又没了。

老侯阴沉的看了一眼我,教训道:"别一惊一乍的!"

我习惯性的咽了咽喉咙,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觉得,那双手还在那里。

徐春华则是拉了拉红绳,皱着眉头看了看我的手腕,又看了看刚才我指的地方,从那个帆布袋中取出了一个小瓷瓶,小心的来到了煤堆的边缘。

他对着我刚刚指的那个地方微微倾了倾小瓷瓶,一滴猩红的血从小瓷瓶中滴出,落入了漆黑的煤堆中,转瞬便消失不见。

"啊!"

就在那滴鲜血消失的一瞬间,我的耳边却响起了一道痛苦的嚎叫声,震得我一晕,那一双漆黑的双手也再次出现在我的眼中。

小说《老矿诡事》 第五章 瞎子的呓语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