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更新时间:2019-04-17 10:37:22

摸金手札 已完结

摸金手札

来源:吴空 作者:白玉京分类:灵异主角:吴空

文章情节曲折,文笔娴熟,开合有度,这里提供摸金手札吴空小说,《摸金手札》小说男女主是吴空,作者:白玉京,在这里可以看吴空小说阅读,在这里为您提供摸金手札白玉京小说阅读,《摸金手札》小说是一本灵异小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七章淹没在历史中的故事

我稍微的松了一口气,能找到墓主的棺,至少能找到更多的线索能不能从这个墓中走出去。

“我们过去。”

我们跳到高台所处的平台,顺着高台的石梯走了上去,来到铜棺所摆放的地方。

高台有四十平方米,而铜棺很大大,足有四米,两米宽,弥漫着一种历史的痕迹和铜锈味。

“这就是墓主了,那个能降服鬼神的南离王?在自己墓里搞的那么邪异,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李天中问道。

“闭嘴。”我喝斥道,李天中这**胆子实在太大了一点,竟然敢在墓主的棺材面前胡言乱语,要是激的大粽子尸变,我们死无葬身之地。

“你们看,这里有铭文,是墓主的生平简介。”蹲在铜棺面前的孙夕颜突然道。

我们一起蹲了铜棺面前,果然看到铜棺上雕刻着密密麻麻的铭文。

“这是什么文字?看的我迷糊,夕颜,你给我们翻译一下呗。”李天中是那种一读书就脑子疼,满脑子都是肌肉的家伙,一看到这种文字就迷糊,闹嚷嚷道。

“是小篆。”我看了一眼,就认了出来,但我对小篆也不是很精通,这方面,家学渊源,父亲是考古学大专家的孙夕颜很是精通。

“好,我来翻译,就翻译成大白话。”

“嗯?这个故事真有趣,和我们外面看到的壁画完全不一样。”

“大约是这样。”

“我们师兄弟传承阴阳秘门,研究长生不老之术,时天下大乱,许多阴阳家,术士利用所学祸乱天下,特别是黄巾贼乱之后,我们师兄弟二人见到天下纲常崩灭,天下黎民生活在水生火热中,心生怜悯,希望以我们所学阴阳之术造福苍生,却苦无门路。”

“黄巾贼乱?这是什么年代啊?”历史**李天中打断了孙夕颜的翻译,疑问道。

“汉末黄巾起义,叫你平常多读点书,连三国都没看过?”我没好气道。

“我就听过刘关张桃园结义,嘿嘿。”李天中摸着脑袋嘿嘿道。

“夕颜,别理他,继续翻译。”我冥冥之中有种感觉,这个墓主身上有巨大的秘密。

“一次偶然,我们师兄弟见到了当时还不是大汉丞相的曹公,一番畅谈,我们被丞相的所怀着拯救大汉天下的抱负深深感染,我们师兄弟相信曹公一定能拨乱反正,剿灭天下的反贼,恢复大汉江山……”

“曹公?曹操?不对啊,我怎么听评书说曹操是个篡位的奸雄?”李天中第二次打乱孙夕颜的翻译。

“别怪话了,曹操没有篡位,篡位称帝的是他的儿子曹丕,曹操年轻的时候梦想只是成为征西将军,在自己死后的墓碑上刻上“汉故征西将军曹侯之墓”而已。”我有些无语,“好了,李天中,你让夕颜翻译完再废话行不?”

“老师说,不懂就问嘛,嘿嘿。”李天中嘿嘿大笑。

“当时曹公才起兵,军中缺军饷,耗资巨大,曹公不忍盘剥百姓,于是在军中开辟‘发丘中郎将’,‘摸金校尉’二军职,冒天下之大不韪,专门负责盗墓掘金,负责筹措军饷,此时在王侯,豪门之中引发巨大的恐慌,而阴阳家门派之中更是针对曹军,布置许多绝煞之地,驱尸作乱,摸金校尉所掘之墓,妖邪频出,尸魅,鬼煞,千年妖尸为祸世间,摸金校尉损失惨重。”

“曹公亲自来我师兄弟二人所隐深山之中拜访,请求我二人镇压邪魔,助他一臂之力,我师兄弟二人被曹公以国士礼打动,逐偷走我门中‘天书’出山相助,授了‘发丘中郎将’一职,统率摸金校尉一军,发丘破墓,降服妖邪,镇压邪魔,终镇压邪魔,助曹公军队壮胜!”

“我师兄弟二人自知此事有伤天和,来日必将受到天谴,我等摸金校尉子孙后代必定被妖邪缠生,生生世世,永不超脱。我师兄弟商议,一来为了子孙后代,二来那些摸金校尉往日所掘大墓中的尸魅,妖邪需要处置,逐决定……”

孙夕颜念到这里,停了下来。

“后面呢?”我一惊,在这一瞬间似有所悟,这个墓主竟然是我摸金一门的祖师爷。

“后面没了……”孙夕颜用手在铜棺上抚摸,我仔细看,上面的铭文被人用刀刻给挂掉了。

“厉害,这个人是个老刀子,武功不俗。”李天中蹲了下来,仔细的抚摸被挂掉的铭文部分,很是佩服道。

用小刀就能将铜棺上的铭文生生刮掉,可见这人的力气之大,刀功了得。看看痕迹,大概也有二十年了,应该是那个之前到来的盗墓贼干的,只是我也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把铭文给刮掉。

我一阵恍惚,脑子里像有许多线索,但又像是什么都没有。

“老吴,这不是是你的师祖吧?你不是传承那个什么什么门派吗?”李天中大嘴巴的小声问我。

“滚。”我没好奇道,其实我此时也信了八成。

“嘿嘿,老吴,我有个问题,你师祖最后那句话要处置那些尸魅是什么意思啊?”李天中摸了摸头,突然问道,“不就是挖了墓吗?为什么还要干道士的活?”

“这你就不懂了。”我摇了摇头。

“你想象,曹操的军队有多庞大,要养多少人?寻常的小墓那些财物也不够军资,为了筹措军饷,必然去挖王侯,豪门墓,两汉,先秦,战国时代阴阳家,术士盛行,豪门贵族人人痴迷长生之术,这些王侯们死后修建墓穴,设计种种陷进不准人进是为什么?难道只是为了让子孙后代祭拜?当然是为了死后复活,所以极容易出粽子,而且是大粽子,千年的粽子。”

“摸金校尉掘了这些大墓,惊了这些大粽子,这些大粽子也不容易杀死,最后怎么办?肯定是想办法处理了……”

我仔细想了一下这条思路,但是却不明白墓主最后是怎么和师兄或者师弟处置的那些粽子。

“这么邪?你祖师好牛逼啊,汉朝,秦朝,战国时代的老粽子都能镇压了?这不是神仙吗?”

“我也是猜的。”我想了想,回答道。

“草,原来你跟我一样胡猜啊。”李天中无语。

“吴天,那这个棺我们开不开?”孙夕颜研究了好一阵铜棺,很是遗憾铭文给刮掉,她抬起头,看着我。

“开,已经是死地了,总要弄清楚到底棺里是什么人,才能找到生路。”我咬了咬牙。

“好,听你的老吴,我们一世人两兄弟,大不了今天死在一起。”李天中从背包里拿出了撬棍。

“乌鸦嘴,闭上。”我没好气的拦住了李天中,“等下。”

李天中拿着撬棍,疑惑的看着我。

“这有个铜台,好像是个机关,我看看。”我看到铜棺前有一个铜台,上面雕刻着一只铜鸟。

“嗯?这是青鸟,青鸟是王母的使者,象征长生,我可以试试,你们小心点。”我吩咐李天中和孙夕颜。

两人点了点头,戒备起来。

我握住铜铸青鸟转动了一下。

咔嚓,咔嚓!

铜鸟被转动了起来,顿时我听到好像有那种齿轮的转动声音。

呼,呼。

墓室顶端悬挂的青铜灯一下燃烧起火焰,整个墓室亮了起来。

“真是巧琢天工。”我不由赞叹起古人的智慧,一千多年前的的工匠打造的机关,一千多年之后,竟然还能使用,而且再度放出光明,真了不起。

“老吴……你……你快看……”我听到李天中牙齿发酸的声音,不由好奇,就算刚才遇到了那么多的粽子,李天中也没害怕成这样,这个时候怎么怂了?

我转头站在高台上扫视,看清楚墓穴中的情况后,面色也骤变。

墓穴是一个巨大的被掘空,大概有十米高的空间,高台下是一片水银池,到处以一种奇妙阵势组成的平台,我们刚才就是从这些平台中逃生,然后跳了上来。

那些在水银池里被我们吸引出来的粽子挣扎着,让我头皮发麻的不是那些粽子。

而是从五米高台上看下去,就能看到,一个,有一个千机青铜壁的后面有一个又一个的葬坑,那些每一个坑里,全部都是密密麻麻的像蜂蛹一样正在蠕动的尸茧。

我数了数一共有九个葬坑,一个葬坑有上百的粽子尸茧。

“我的天……好多粽子。”李天中是第二次说这话了,第一次是我们才从盗洞里爬进来的时候,见到第一个坑里的尸茧。

“九龙衔棺局……难怪……难怪……”我喃喃自语。

“吴天,什么是九龙衔棺局?”细心的孙夕颜听到了我的话,走了过来问我。

“对啊?老吴,有什么说法?”李天中也问道。

“这是阴阳风水秘术中一种奇术,也是阴阳家的中心思想,阴阳家在本来就是一种勘破生死的学问,生者为阳,死者为阴,所有人贯穿了阴阳,自然能长生不老。而这九龙衔棺局就是能让死者重生,羽化成的绝术,最出名的莫过于秦始皇的皇陵,据说始皇帝就是在阴阳家的建议下,挖空了骊山,汇聚天下龙脉布置了九龙衔棺之局,以待时日由死转生……”

“我也是在书上看过……从未听说除了秦始皇之外的陵墓有布置这种局势……”我脱了一口唾沫。

“秦始皇也要复活?草,我以后再也不如西安看兵马俑了……”李天中自言自语。

“难怪我在水库外面看不出这里的风水,原来墓主以粽子作为阴煞布置,想吸取粽子的阴气转生……难怪这里有这么多粽子,还形成了茧……”

“等等,老吴你的意思……你的祖师爷想长生不老,死后复活?我靠,那这不只是大粽子了,仙人这玩意我们怎么能对付?”李天中突然想起了什么,大声问道。

“那我们还来不来棺?”被我说的这么悬乎,孙夕颜也有些害怕,问我。

“恐怕,我们这棺想不开都不行了……”我苦笑。

“老吴,你说说,什么意思?”李天中问我。

“九龙衔棺局主要是为了墓主从阴间复活设下的局,墓主在复活之后自然要通往尘世,必然会修炼一条密道留给自己复活返回人间所用……”我指着铜棺材,想着我读过的秘书,“而这条路的开关就在这棺材里……”

“老吴你的意思,今天这个棺不开还不行了对吧?”李天中额头上全是冷汗,“要是你祖师复活了,以他那镇压群魔手段成为的大粽子……不得吃了咱们?”

“又或者我们就在这里等死……”我叹了一口气,事到如今,也没得选择,我看着两人,认真道,“你们决定这棺开还是不开?”

“开,我不想等死。”孙夕颜斩钉截铁。

““开,宁死不投降!””李天中也咬着牙道。

“好,来,我们先跟墓主磕头,饶我们接下来要大不敬了。”我拉着两人来到棺材前,准备磕头。

“这是你祖师爷,你磕头就是了,关我们什么事?”李天中嘴里说着坏话,手上却不慢,规规矩矩的磕头。

“墓主在上,摸金一门最后传人吴空给您磕头了,开棺多有冒犯,还请恕罪。”我报了个家门,多说无用,掘人坟墓是大忌,只能说心诚在前。

“来吧,我们开棺!”我吩咐李天中,一人拿出一根撬棍,让孙夕颜小心的现在一旁,一个在铜棺头,一个在尾,开始开棺。

撬棍深深插入了棺材的缝隙,一点一点的缓缓推开,沉寂了千年的铜棺一点一点的被推开。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