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更新时间:2019-10-21 12:02:52

狐祸 已完结

狐祸

来源:小周林淼 作者:九怜分类:灵异主角:小周林淼

提供小周林淼小说阅读,言语精辟,风流缊藉,小周林淼小说叫做《狐祸》,九怜原创小说《狐祸》讲述了小周林淼之间的故事,该小说名字叫做《狐祸》,主要讲述了小周林淼之间的爱情故事,《狐祸》是一部灵异小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神棍眯着个眼,还在摇头晃脑的搁那儿嘀咕着,直到嘀咕得有些不耐烦了,也没把杨永成的魂魄召来,这才撩眼皮往四下这么一看,那脸色顿时就不好看了。

“你是在找它吗?”我随口问着,就把手里的纸人儿拿起来给他看。

这人看着得有六七十岁了,那脸上都是褶子,见我突然冒出来,吓了一跳,但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你没死?”老神棍咬牙切齿的问我,眼神也盯在我身上,并没瞅那个纸人儿,八成他以为这还是原本害我的那个‘纸人儿’。

“他是叫杨永成是吧?”我不答反问着,晃了晃手里的纸人儿,继续说,“生辰八字是,庚子丁亥甲子戊辰。”

听我这么一说,那老神棍眼珠子一瞪,立刻朝这纸人儿瞅了过来,上下打量一番之后,颤声喊了句,“成子啊......”

那纸人儿顿时就是一抖喽。

一看杨永成的魂魄被我困在了这纸人儿身上,那老神棍的脑门子都冒汗了,赶紧安抚说,“没事啊,大哥一定救你,你别怕!”

说完,他就又对我是一通威胁恐吓,说他知道我,我是周铭恩的孙子,还说我爷爷已经死了,我是斗不过他的,让我识相点儿,把这鬼放了,他就绕我一命。

我听他说完,觉得好笑,这鬼明显是这老神棍很重要的人,现在被我抓在手里,他让我放我就放?

我也没搭话,拎着这纸人儿就是一阵抖喽,那纸人的胳膊腿儿都让我给抖喽变形了。

那老神棍伸着两只手,想拦着,还不敢下手,估计是怕不小心把这纸人儿撕了,这样杨永成的魂魄也会被一起撕开,受到等同的伤害。

“小子,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老神棍急眼了,伸手就从那大棉袄里掏出了俩小纸人儿,纸片儿那种。

这俩小纸人儿只有巴掌大小,上面和林淼窗户上那纸人儿一样,也画了符咒,写了生辰八字,老神棍把这纸人儿托在手中,单手掐诀,嘴皮子是一阵哆嗦,嘀嘀咕咕的念起了咒。

不过似乎是吸取了被我偷听到生辰八字的教训,这次老神棍的声音非常小,最后我只听他大喊了一声,“起!”

就见他手里那俩纸片儿人抖了两下,然后居然像个活人似的站了起来,在老神棍的手上一阵扭动,像是俩在打懒腰的小孩儿似的。

我瞅着奇怪,可也没掉以轻心,琢磨着这纸人儿身上有生辰八字,可能是这老神棍养的小鬼儿。

这么一想,我就不能等了,赶紧掐了一把怀里的大公鸡,本来这大公鸡是用来对付杨永成魂魄的,我怕这是个厉鬼,招魂不成,于是留了个后手儿。

这可倒好,真成后手儿了。

大公鸡被我掐的一个激灵,抻着脖子就‘咯咯’的叫了起来。

它这一叫,老神棍手上那俩纸人儿就跟泄了气的皮球似的,瞬间就又瘫回去了,就连我手里困着杨永成魂魄的纸人儿也止不住的哆嗦了起来。

老神棍嘿然,又把手伸到那大棉袄掏了掏,我也不怕他弄更多的纸片儿人,只想给这人整的心服口服,让他以后不敢再打林淼的主意。

却不想,这次老神棍没再掏纸人儿出来,而是从棉袄里拎出一只黄皮子。

看到这玩意儿,我就知道坏事儿。

果然,那黄皮子一出来,我怀里这大公鸡瞬间就没音儿了,蔫儿啦吧唧的脖子一缩,就差没钻我胳肢窝里去了。

老神棍嘿嘿一笑,又念起了咒,很快他手里那俩纸片儿人再次站了起来,并从他手上跳到地上,眨眼之间爬上了我的肩膀。

那纸人儿往我身上爬的时候,我扒拉了好几下,但这东西就跟大蝴蝶儿似的,连扑棱带跳的,我根本就逮不住。

等站到我肩膀上,这纸片儿人倒是不动了,可我也动不了了,这身上就像压了两块大石头,两个肩上沉甸甸,阴嗖嗖的,连带着我僵成了个大石头,动动手指都很困难。

那老神棍见我中招了,赶紧过来,掰开我手指,就把困着杨永成魂魄的纸人儿给拿走了。

我就跟他说,“你拿走这纸人儿也没用,我已经知道杨永成的生辰八字,就算你把他救了,只要他找林淼麻烦,我就招魂收拾他!”

“小子,你都动不了了还在这儿嘴硬?”老神棍却是毫不紧张,嘿嘿一笑,说道,“等我兄弟和那小丫头牵完灵媒,我就让你永远闭嘴。”

他这一说,我这心里顿时也没底了,毕竟一开始这老神棍就想弄死我,现在我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儿,他更不会放过我了。

老神棍说完,就用手去刮那纸人儿后边儿的定魂咒,可他刮了会儿才发现,这是血,不是朱砂,而且一刮那纸人儿就直哆嗦,好像很难受的样子。

不过他也没慌,把这纸人儿身上的定魂咒凑到黄皮子面前,也不知是要干嘛,反正那黄皮子没啥反应,这回老神棍就有点儿着急了,问我,“臭小子,你用什么画的咒?”

我一看这货救不了杨永成的魂魄,心里是一阵幸灾乐祸,就说,“那是十八年的黑狗血!”

诶?怎么感觉这话哪里不对劲儿?

“放屁!哪有能活十八年的老黑狗!”老神棍面露凶相,把黄皮子塞回大棉袄,就又抽出一把刀子,把那刀尖儿杵到我眼前,咬牙切齿的吓唬我,“告诉老子怎么解咒,不然老子先剜你一个眼珠子!”

我看着那明晃晃的刀尖子,也是一阵害怕,可我还是咬着牙没吱声。

就在这时候,老神棍后边儿那屋门突然被推开了,林淼穿着一身秋衣秋裤,手里拿着把菜刀,就朝那老神棍劈了过来。

老神棍不慌啊,抬脚就把林淼踹了个跟头,可紧接着林大叔和林大婶儿也拿着擀面棍和烧火棍冲了出来,见自己闺女被踹倒了,对着那老神棍就是一顿揍。

给这老家伙砸得抱头乱窜,因为他怀里还护着那个纸人儿,根本就毫无还手之力,是好不容易才打开这大门的门栓跑出去。

见那人跑了,林大叔还想追,我赶紧把林大叔喊住,让他别追了。

这个老神棍确实是有点儿本事,就算林大叔追上去,一旦让他缓过手来,怕最后吃亏的还得是林大叔。

知道那人没跑远,我就又喊了一嗓子,“想解咒,来大梁村找我,别再找林家麻烦。”

也不知那人是听到了还是没听到,反正我身上这纸片儿人是也扑棱棱的跳下去,跑了。

见暂时没事儿了,我是一**就摔在了地上,两条腿也不知是刚才被刀子吓的,还是赶活这半宿累的,是又酸又软的好一阵哆嗦。

林淼爬起来,赶紧过来扶我,问我有没有受伤。

我看这姑娘急得眼圈儿都红了,心里也很是不好受,尤其是想到之前自己差点儿就摔死在林家庄外不远处的断崖那儿,更是觉得一阵后怕,一把搂过林淼,就把她抱在了怀里。

直到院儿里冻得直哆嗦的林大叔咳嗽了一声,我这才想起人父母还在这儿呢,赶紧就松了手,很是尴尬的挠挠头,不知该说啥。

林淼却是拉着我进屋,抱怨林大叔胆子小,说要不是林大叔拦着,她早就出来揍那个老坏蛋了,虽然她这么说,不过显然,最后把那个老神棍打跑的不是她,是林大叔。

听林淼抱怨着,林大叔和林大婶儿也跟着进屋,开了灯,关上门,这林大叔就跟我说,不是他不想出来帮我,是刚才那个人实在是太吓人了。

我就纳闷儿啊,那老神棍虽然有点儿本事,但乍一看就是个普通人,有啥可吓人的,林淼也说不就是个老头子吗?人多一吓唬,照样给吓跑了。

林大叔却说,那可不是个老头子,还问林淼记不记得这村儿有个叫杨永忠的。

这杨永忠是林家庄的本家,但是好几年前就从村儿里搬走了。

从林大叔口中我得知他是杨永成那个鬼魂的亲哥,今年也就三十左右,也不知为啥回村的时候就跟个老头子似的了,这人年前就回来过一次。

说起来就是林淼撞着脏东西那事儿的前两天。

杨永忠回村儿说是要迁祖坟,但因为他穿的破破烂烂的,又老得跟个妖怪一样,这村里就有人笑话他是在外边儿混不下去了,才回村来装大半儿蒜。

还说他弟弟到死也没落着个婆娘,看他这样八成也活不了几天了,肯定也是个没婆娘的命,等死了又不能进祖坟,还迁个屁的祖坟哦。

这话在村里传来传去就出事儿了。

那天一群老头儿老太太坐在街边儿上晒着老烨烨儿扯闲篇儿,有俩老头儿就说起了杨永忠的闲话,倒霉的是,这话就被路过的杨永忠给听到了。

俩老头儿也没怕。

可当天晚上这俩老头儿就都死了,早上发现尸体的时候,这两家人都吓坏了,因为那俩老头儿不止死了,这嘴还被人用针线给缝上了,而且死人那屋里门窗都上着栓,根本就没进去过人。

小说《狐祸》 第十四章 老神棍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