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更新时间:2019-10-05 09:30:53

解梦者 连载中

解梦者

来源:周扬李含薇 作者:悬剑分类:灵异主角:周扬李含薇

解梦者小说人物形象饱满,《解梦者》是一部灵异小说,这里为您提供解梦者周扬李含薇小说阅读,《解梦者》中主要人物是周扬李含薇,小说博学多才,剧情出人意料,剧情扣人心弦,堪称经典,主角分别是周扬李含薇并为您倾心打造不一样的阅读体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每次来雨后的雷公崖,总比平常多了一分快意,三瓢酒酣。

海鲜批发市场上的吆五喝六,大排档里骚男们推杯换盏,诱人的烤香隔着车窗飘荡进来,食欲顿然化成蛰伏七年的蝉即将破土而出。

捡了一家便宜又实惠的烧烤摊点了些烤鱼,又在邻家的便利店弄了两瓶二锅头,我不由得泛起了一丝苦笑。

记得当初拜师学艺的时候,由于是苦修,所以我不得喝酒吃肉的,可是大师兄他们,每次都会在我面前大吃特吃,施以诱惑。

如若我信心不坚,只要当时尝一口荤腥,我学的法就全破了。

即便是现在,我们这一派,最忌讳的也有狗肉和鳖肉,沾一点就会破法,再想要重修回来,起码都要仨月的时间。

提着烤鱼和二锅头来到大师兄家门口,却见他正在提着一堆破烂准备出去卖。

“大…大师兄,对不起。”我咬了下嘴唇,心头微微泛酸道。

大师兄把破烂放下,一把将我拉进了门,并关上了门道:“小九,昨天的事儿已经翻篇了,以后咱们谁都不要提了,我只能告诉你,我没有不帮你,我也是无能为力。”

“可是?”

“赵立现在是吸毒,将来他就会贩毒,咱们都是算命的,只是偏安一隅的小老百姓,咱们管不了他的生死祸福。”大师兄叹了口气,接着道:“至于那位女技师,她本来就一身邪气,又是将死之人,你何尝为这样的人赌上自己的命局呢?”

“我得救我小叔。”还没吃鱼,我喉咙里就仿佛是哽了一块鱼骨头般难受。

大师兄没再说话,回屋搬了一张破旧的小木桌,将烤鱼和二锅头都摆上后,又给自己点了一支烟,我知道,他深吸几口后,就会开始对我的教育工作。

“门里的规矩你也知道,易者不自易,昨天我就给你测了一下,但我看不透你的命局了,你的主香也是藏在了香云里,所以,你也可能随时会死掉,你懂吗?”

“小九,你是咱们师门排行最小的,可你也该学会些什么了,你以后再这么冲动,等我们几个老的死了,你怎么办呢?咱们解梦一派还怎么传承下去?”

“其实你的心情我也懂,不管是八字算命的,还是我们玄门中人,一般都是学有小成的时候,就会显得特别的自负,天南海北的满地跑,逢人就给算上一算,说白了,就是想显摆,想让别人知道你和他们不一样,只是这有什么用吗?”

“玄门之所以传承了几千年,靠的不是显摆,而是藏拙,你啊,就该听师父的,再苦修三年,到时候定然名扬天下......”

大师兄这一番说教,足足讲了两个小时,当然了,他是边吃边喝边讲的,自然是吃饱喝足了,可我还在忍饥挨饿呢。

“大师兄,你听说过行尸族吗?”趁着他酒劲上来了,我得赶紧套套话。

“赶尸我是知道的,无非是两道灵符的事儿,行尸我还真没听说过,不过我听说过丧尸,据说是国外的古怪玩意儿。”大师兄打了个嗝,带着一股刺鼻的酒气:“怎么?你遇到怪事了?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还不是因为李含薇那件事?今天我查了监控,发现她那小男友是个大活人。”我盯着师兄的眼睛,希冀能从中看出些什么来。

“这事儿就是一大烂摊子,稍微有点道行的都不会管的。”

“我都答应人家了,现在想撤也来不及了,大师兄,咱们观香的时候,何九串是死了的,而且他还能对李含薇抢冥婚,一个死人怎么会活生生的呢?”

这时候,师兄老僧坐定,双眸微微闭拢,我却知道,他这是陷入了沉思当中。

院外有风袭来,带着碗筷破碎的声音,我的眉头也是微微轻展。

逢事有动,动则有卦。

碗筷破碎在这个事情当中,代表是破相,一般而言,人们在讨论某件事该不该做遇到了破相,那就证明这件事几乎不会成。

动者为征,静者为兆。

碗筷破碎为动,师兄坐定是静,而做预测的人则是我,将二者结合来看,这件事还有一层卦象,也就是常人说的破罐子破摔,需静观其变,此事还有机会能成。

良久,师兄睁开微醺的双眸,轻轻一笑:“小九,香火百分百是真实的,如果咱们错了,整个玄学体系也都错了,诸天神佛,六道轮回,这些东西也全都是假的,因为香是通灵的,它既通神,也能通鬼,它通的是三界,所以香火百分百是真的。”

“既然香火是真的,监控里的人就是假的了?”

“我刚才思忖了一下,觉得这种情况的发生有以下三种:第一,何九串被换皮了,他可能是一个披着人皮外衣的不明生物;第二,何九串被换魂了,或者说被夺舍了,他体内的灵魂极可能是个老妖怪;第三,何九串只是一具**控的尸体,但是可能性并不大,我还没见过跟活人一样完美的尸体。”师兄从兜里拿出了一个小香炉,点了香插在小香炉里。

香是深山老檀香,带着一股陈年的香醇,让人的灵魂都仿若焕然一新。

但我并不喜欢这种稍有些呛鼻的檀香,就忍不住地咳嗽了几声。

师兄轻笑一声,闻过这种香后,他的酒劲儿仿佛一下子醒了:“除非啊,何九串还有一个孪生兄弟,跟他长得一模一样,但不管怎样,这个事情都已超出你的能力了。”

“我知道。”苦笑一声,我满脸无奈。

“小九,你要解决李含薇的事,就得知道她是怎么死的,如果只是抢冥婚,那怎么会有猎梦师的存在呢?”最后,师兄拍了拍我的肩膀,回屋睡觉去了。

风把凋零的嫩叶吹动,几片柳絮也迎风而旋,我默默离开师兄住所,走在长街上,思索着整个事件的来由。

何九串究竟是什么鬼东西?

猎梦师又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

亦或两者间并无任何联系,只是一个偶然?

但不论如何,何九串绝对不是他本人,我若以他的八字开坛做法拍三板斧,我,李含薇,何九串,我们仨都将不得善终。

不过师兄的话倒也给了我一些启迪,何九串不是活人,那他一定是从阴的。

阴性的生物,总归会有一些阴性的特征,想到这里,我眉目一定,看来还得去一趟如家酒店。

小说《解梦者》 第15章征兆现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