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更新时间:2019-07-09 13:58:41

阴阳命 连载中

阴阳命

来源:方白方铭文 作者:允巫童分类:灵异主角:方白方铭文

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情节引人入胜,开合有度,堪称经典,名字叫做《阴阳命》的小说,《阴阳命》小说是一本灵异小说,主角是方白方铭文,方白方铭文为主角的小说叫《阴阳命》,《阴阳命》是一部灵异小说,名字叫做《阴阳命》的小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看出什么来了吗?我一会儿还得去镇上开会呢,你别耽误我的时间!”

方青贵见我发愣,不耐烦地问了一句。

我真的很想告诉方青贵,你烦我,我也超级烦你好不好?

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却还得笑呵呵地回应方青贵。

“村长,你要是有事您就去忙,我这儿还得一会儿呢,看完我自己走。”

方青贵犹豫了一下,看了看自己手腕上那块破旧的手表,转身急匆匆地走开了。

一声摔门声,耳边彻底清净了起来。

我从窗户看了看方青贵和于赛花的屋子,门还是紧闭着,我想问于赛花点儿什么,也没机会。

索性,我再认真寻摸一下老爷子的房间,虽然我不是侦探,但说不定能瞎猫碰见死耗子呢!

我不知道从何找起,只能随意在床上翻腾着,其实这床,已经乱成一团了,一看就知道,这方青贵为了他爹的那一万块钱,已经将这里搜了一个彻底,有什么也已经消失了。

“你说俺公公是被人捂死的?”

“我的妈呀!”

这冷不丁的,我身后忽然被人发问了一句,吓得我捂着小心脏,惊恐地转过身去,看见了靠在门上的于赛花。

于赛花的双手背对在身后,手里好像拿着什么东西,脸上微微有些淤青,应该是刚才方青贵打的,可是她的目光之中,散发着一股阴冷,让我莫名的,有些紧张。

“不……不是我说的,是村长他爹自己说的,不过他没看到是谁,我觉得,他就是死前迷糊了,谁会杀他呀,你说是吧?呵呵……”

我看出了于赛花的“杀气”,她背在身后的手里面,不知道拿着什么东西呢,我可不愿意冒险,只好借用了方青贵的话。

果然,于赛花脸上的表情稍微缓和了一些。

“那俺公公的尸体呢?你找到了吗?”

“没有!我也正愁呢,这找不到尸体,后天一过,我还得替葬。”

“你可以跑啊,他方青贵管的了方小屯,还管得了外面不成?我听方铭文那娃娃说了,这县城还是大城市里面,都是有法律的,让你替葬,方青贵就是犯法!”

我听到了方铭文的名字,不由地冷冷一笑,这丫的,还真是贯彻思想彻底,连于赛花都知道了他的唯物思想。

“行,我也就是走走场面,婶子,您真好。”

我违心地称赞于赛花,脚慢悠悠地朝着门外走去,于赛花倒也没有为难我,让开了门,可是那背在身后的手,一直背着。

“对了!方白!”

我刚要走,又被于赛花叫住了。

“婶子还有事?”

“俺公公,告没告诉你,他藏了什么东西在什么地方?”

我的第一直觉是那一万块钱,原来这于赛花心里也惦记着呢。

“没有,他怎么可能告诉我这个外人。”

于赛花听了我的话,也没再说什么,我赶紧疾步走出了村长家。

从村长家走出来,我心里有些不甘心,返身绕到了方青贵房子的后面,摞上一堆砖,趴在墙角朝着他院子里面看。

我看见于赛花不安地在院子里徘徊,背在身后的手也露了出来,手里,拿着一把菜刀!

“我的妈呀,这刚才我要是不机灵,这会儿……”

我想着,后怕极了,但是心里更加确定了,这于赛花跟方青贵老爹的死有关系。

这于赛花平时看起来文文弱弱的,没想到竟然也是一个狠心的角色。

我又盯了一会儿于赛花,看她依旧在院子里面晃荡,没什么新意,就想撤了,可是刚要从砖摞上下来,忽然看见一个人影,鬼鬼祟祟地进了方青贵的院子。

“你咋才来?”

于赛花看见来人,就是一句埋怨,我才知道,她在院子里面呆了半天,敢情是在等人啊?

看她那娇嗔的样子,绝对跟这个人关系不简单,这种偷腥之事,在方小屯,也是暗地都心知肚明的事情,我也不觉得稀奇。

真正让我稀奇惊诧的事,是进院子的这个人,我看着这张熟悉的脸,却有些不敢确定了。

这个男人的脸明明是瞎半仙,可是他却不是瞎的,一双眼睛炯炯有神,看着于赛花的目光,炙热**,整个人的精神气儿都不一样了。

他还戴着帽子,让我看不清楚,脑袋上是不是有一条清朝辫子。

“花儿,我想死你了!”

男人一开口,我确定了,这就是瞎半仙。

只见瞎半仙一把抱住了于赛花,张嘴就在她嘴巴,脖子,胸脯上一统乱啃,啃得于赛花嗷嗷想叫,可是又拼命压抑着。

我看着于赛花那脸上的表情,真是又难受又享受,而我,只觉得恶心。

我觉得瞎半仙恶心,被他啃,应该更加恶心吧?

这于赛花和瞎半仙在院子里面就开始扒衣服,一边扒一边朝着屋里面走,还没到屋里呢,我就已经看见了瞎半仙那黑不溜秋的**蛋子。

屋里的事情,我就看不见了,也不想看见。

我发现了这么个天大的秘密,真是迫不及待地想要跟方神婆子和方铭文分享,急急忙忙地朝家跑去。

路上,我经过方青贵老爹的灵帐,因为尸体丢了,这灵帐里面一个人也没有,贡品也都收了起来,只剩下一口空空的棺材。

棺材旁边,堆着两件破衣裳,就是当时盖在我身上的那两件。

我忽然愣了一下,看着地上的衣服,是方青贵那死老爹生前一直穿着的,一直到死了,方青贵才给他爹做了新衣裳,寿衣。

老头子一辈子就这么一套衣服,我心里莫名有一种冲动,走了过去,捡起了那两件衣服。

“这上面会不会有一万块钱的线索……”

我心里有自己的小九九,说实话,这凶手抓不抓到,我也不在乎,要不是方青贵那死老爹非要知道凶手才告诉我一万块钱的所在,要不是方青贵非要知道那一万块才肯放过我,我才不会多管闲事。

如果我自己找到了一万块钱,那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想到这儿,我忍着恶心,翻起了这两件衣服。

一件上衣外套,一条裤子。

这一身衣服是灰蓝色,又好像是黑色的,因为太脏,具体什么颜色,我是真的辨别不出来了。

衣服上兜下兜什么东西都没有,就算是有,也论不到我找。

“切,空欢喜一场!”

我有些丧气,将衣服丢在了地上,那间上衣被我翻着内侧落在了地上,我忽然发现,这上衣内侧上面被针线缝了一团乱线,刚才我没注意,可是丢在地上这么仔细一看,这针线的线脚很细很密,不像是缝补留下的,可是具体这……

“方白!方婶儿找你呢!”

我正想着呢,方铭文忽然出现了,神经兮兮地叫了我,大概是觉得这灵帐晦气,一个劲儿地朝我招手,让我出来。

“哎呦喂,大知识分子,你不是唯物论吗?怎么还怕这地方呢?”

小说《阴阳命》 第六章 瞎半仙不瞎##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