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耽美

更新时间:2019-05-07 23:15:35

我靠么么哒通关逃生游戏 连载中

我靠么么哒通关逃生游戏

来源:白易程知初 作者:啾咪啾咪兔分类:耽美主角:白易程知初

我靠么么哒通关逃生游戏小说文风幽默,才思敏捷 ,内容精彩,白易程知初小说叫做《我靠么么哒通关逃生游戏》,为您提供我靠么么哒通关逃生游戏小说,主要讲述了白易程知初之间的爱情故事,主角是白易程知初的小说叫做《我靠么么哒通关逃生游戏》,为您提供白易程知初我靠么么哒通关逃生游戏小说阅读,主角是白易程知初,.........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试读:

面对着这如同地狱般的血腥场景,男孩趴在床上干呕不止,浑身剧烈地颤抖着,泪水夺眶而出,却不敢哭出声音,只是无声地流出眼泪。

周洛臣拿起小剪刀,从腐烂的孩童尸体上剪下一朵盛开的玫瑰,摘去尖刺和绿叶,轻轻地将它放在男孩的手里,温柔说道:“它与你很相称。”

这是染满鲜血的死亡之花,男孩怎么敢接,刚一碰到,就将玫瑰打落在地,在床上蜷缩成小小的一团。

周洛臣也不生气,依旧笑盈盈的,将他抱起来,硬是让他坐在自己的大腿上,亲昵地刮着他的鼻尖,开口道。

“怎么,害怕了?你放心,叔叔不会那么对你。叔叔这么喜欢你,又怎么舍得将你变成花肥呢。”

“求你,求你了,周叔叔,我不想死,我想去见爸爸妈妈,求求你放我走……”

被周洛臣抱在怀里,男孩浑身颤抖得如同筛糠,脸上毫无血色,泪珠不停地从眼睛里涌出,却已经完全不敢再反抗这个男人,只能苦苦哀求着。

“这是不行的,知初。”

周洛臣很有耐心地替他拭去眼泪,又替他擦拭掉身上的血迹。

可渐渐地,他的神色变得怪异起来,充满了令人毛骨悚然的炽热,在擦去血迹的同时,他愈发控制不住手上的力道,开始在男孩柔嫩的肌肤上留下一个个淤青的指印。

疼痛令男孩重新挣扎起来,却被男人按在怀中动弹不得,不过就在此时,楼上忽然传来了一阵门铃的声响。

周洛臣抬头往外一瞥,那门**很急促,响了好几遍,似乎是有什么很要紧的事。

他沉吟几秒,终于还是决定出去看看,于是拿出随身携带的针剂,扎进了男孩的手臂里,令他很快昏睡过去,然后起身走出房间,出去时还从外面把门锁上了。

被困在年幼的自己的体内,程知初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注射麻醉剂,却毫无办法,视线重新陷入黑暗,他只能闻到空气中腐烂的恶臭。

周洛臣这丧心病狂的畜生,杀了那么多孩子,还恶意毁坏他们的尸体,他还是不是个人了!?

程知初不知道这只是副本设定,还是现实中的周洛臣真的杀害了这么多孩子,如果是真的,那他的离奇自杀说不定就是报应,而且那么轻松地死了,简直就是便宜了这畜生。

这时他忽然感到意识一沉,仿佛回到身体中,拥有了更为真实的感官。

他意识到自己取得了身体的控制权,尝试睁开眼睛,虽然因为药效而变得有些艰难,但确实成功了,于是他头晕脑胀地坐了起来,又看到地板上浮现出几行血字。

「游戏即将开始,这里的“我”是周洛臣,也是你需要躲藏的对象,如果想要赢得游戏,你就要避开我,不能被我看到,只要我看到你,就算你输掉游戏。」

「你的躲藏范围是整座别墅。」

「不用尝试打开窗户,别墅的每一扇窗户都经过特殊加固,不能从里面打开,你逃不出这里。」

“你到底是谁的鬼魂?是死去的周洛臣?”

程知初的声音里蕴含着愤怒,虚弱无力地下了床,走到门口,晃了晃门把手,却被锁得很牢固,看起来他无法从正门逃出去。

血字消退之后,沉寂了一会,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写着:「游戏开始了。」

妈的,这鬼十有八.九就是周洛臣,说什么再次见到他很高兴,还跟他玩这么变态的游戏,也就只有这畜生干得出来!

程知初心中暗骂,见确实无法打开屋门,就环顾屋内四周,希望能找到一个离开的出口。

这里没有窗户,再加上门铃是从上方传来的,他判断这里可能是地下室。

看了一下,程知初看到上方有一个通风管道,大小刚好可以容纳一个孩子爬进去。

但是凭他现在的身体,是远远碰不到通风口的,他捡起周洛臣刚才用的小剪刀,放在自己的口袋里,然后挪动椅子和铁质水桶,将水桶的水倒掉,倒扣在椅子上。

随后他搬来所有的书,摞在铁桶上,小心翼翼地爬上去,站在书上,踮起脚尖,恰好能够到通风口的边缘。

通风口有铁丝网罩,但已经老化了,程知初用小剪刀将边缘撬松,把网罩卸了下来,丢到地上,费了好大的力气才爬进通风管道里。

因为不知道周洛臣什么时候会回来,做这些事情时,程知初一直都很紧张,动作又很迅速,不一会就已经累得满头大汗。

他顺着管道爬了一段,确认这个通风管道周洛臣肯定进不来,应该是抓不到他了,才停下来大口喘息起来,开始确认通风管道里的环境。

通风管道不是很干净,他爬了没一会,就能感觉到浑身都蹭上了灰尘,但总体来说已经比他想象得要干净许多,而且他是在逃跑,也顾不上这些问题。

管道内部比出口要宽阔一些,而且有不同的岔路,每个岔路都有灯光隐隐传来,似乎不少房间都有通风口,也让管道里不是很黑,还能看到一些东西。

他不知道别墅的通风管道会这么设计,难道周洛臣就不担心尸体的臭味扩散到这座别墅中,让人发现他杀人藏尸的秘密?

不过路过这些岔口时,程知初总能闻到花的香气,透着网罩一看,是周洛臣在房间里摆放了许多鲜花。

这些香气遮盖住了尸体的臭味,甚至融合成了一种奇异的味道,或许不算芳香,却也不再算是臭味。

再加上尸臭扩散到整座别墅,本来就很淡,以及颜料的气味,任谁也想不到这里的地下室竟然会藏着很多孩童腐烂的尸体。

虽然程知初还是有些疑惑,因为如果是他,他肯定会直接将其他房间的通风口封死,不让尸臭扩散到屋内,毕竟鲜花要时常更换,比封死通风口要麻烦得多,还很容易被发现,但这个想法只是在他心中一闪而过,并没有深入去思考。

他趴在管道里,琢磨着自己这样是不是就算安全了。

按照鬼所说的规则,他现在是周洛臣,只能以“人”的手段去找他,如果是这样,周洛臣就无法进入管道,也就是说,只要他在这里躲够两个小时,就算是他赢了。

可是会有这么容易吗?

程知初并没有感到欣喜,甚至有些忧虑,他并不认为自己这么轻松就能获胜,可是又想不到之后周洛臣该怎么找他。

他休息了一会,不再喘息,也不再爬动,通风管道里恢复了安静,便隐隐约约听到了有人在说话的声音。

是周洛臣和按门铃的访客?他们在说什么?

程知初心生好奇,又因为把周洛臣放在自己的视线里,掌控他的行动轨迹,会让自己觉得更安全,所以他小心翼翼地向着声源爬了过去,并注意不让自己弄出任何声音。

他爬到覆盖有网罩的地方,外面传来吊灯暖融融的灯光,让他能一眼就看到这里是客厅,周洛臣站在门口,正和两个少年在说着什么。

“老师,我听说那孩子走丢了,到现在还没找到。”

说话的人是白惜行,他眉头紧蹙,神色略显焦躁:“他的父母怀疑他可能是进入了住宅区,但保安说没有见过孩子,他们是不可能将外人放进来的。”

“我们在小区外遇到了他的父母,答应帮他们过来找找。我也觉得那孩子还是有可能进入了住宅区,是被什么人带进来的……周老师,不知道您有没有什么线索?”

“很抱歉,我也没什么线索。我已经听说了这件事,还帮程先生寻找过知初,但是很遗憾,我们没能找到他。”

周洛臣叹了口气,语气中充满了担忧的意味:“希望知初可以平安无事……”

看到他那虚假的表情,程知初都快吐出来了,不再看他,而是看向了另一个少年,却惊讶地发现白惜行身边的少年就是白易。

这时的白易比程知初在游戏中见到他时要小很多,还是个青葱少年的模样,不过身姿依旧笔挺修长,五官俊美,泪痣将他漆黑的瞳眸衬得更加妖冶,相较于那个成熟的男人,少年白易的五官更加精致漂亮,是个无可挑剔的美少年。

此时少年的眸光很冷,神色幽暗,面容上没有丝毫笑意,甚至是有些阴沉。

连对待老师周洛臣,他也是冷冷淡淡的,微微欠了欠身,说道:“既然老师没有线索,我们就不打扰您了,再去别的地方寻找他。”

“好,希望你们能找到,老师就不留你们了。”

周洛臣摇摇头,叹息道:“我很抱歉,可能是白天有些累了,现在身体不太舒服,不然我就和你们一起去了。”

“没关系,老师,您好好休息,我和堂兄就先走了。”

白惜行冲周洛臣鞠了一躬,而后转身匆匆追上已经离开的白易,程知初并没有叫住他们,因为周洛臣就在这里,如果被他看到,就会算是自己输掉了游戏。

当然,正常情况下,他肯定是要呼叫求救的。

见两个少年走了,周洛臣关上了屋门,摇着头轻笑起来,低声说道:“你们再也不会见到他了,以后他只能是我一个人的。”

滚,他就是选择秦继这个新手关里的变态杀人狂,也不可能会选择你这个变态中的变态的!!

程知初内心暴跳如雷,趴在管道里对周洛臣比了个中指。而这时他看到周洛臣忽然走向里面的大水族箱,拿起地上的夹子,似乎是想从水族箱里取出什么东西。

那是……

程知初看清水族箱里饲养的东西后,立刻头皮一麻。

之前刚进入别墅的时候,看到空荡荡的水族箱,他本以为这肯定是用来饲养鱼的,只不过里面的水被抽干了,周洛臣死后就不养鱼了,可现在通过灯光,他很清楚地看到周洛臣从里面取出了好几条蛇,装进了脚下的玻璃箱里。

难道这变态是打算让蛇咬他??

程知初浑身发冷,不由庆幸起自己已经从地下室逃了出去,否则他一会就要被蛇咬了,却又听到周洛臣喃喃自语道。

“我离开地下室的时间足够久了,麻醉剂在逐渐失效,或许知初已经醒了,从通风管道里爬出去了?”

他的话让程知初勃然色变,完全没有料到周洛臣会预测到他跑到,或者说他没想到那是周洛臣故意留出来的逃跑路线——难道以前也有其他孩子从通风管道里逃跑过不成?

“要是他还在管道里……”

周洛臣举起装着蛇的玻璃箱,俊脸上浮现出柔和的笑容。

“也许他会喜欢这些小家伙。”

“它们对血的味道很敏感,会找到他、陪他玩的。”

“他不会寂寞的。”

程知初脸上的血色骤然褪去了。

+++

白易的日记·第四十一部分

做了一个噩梦。

我梦到我掉进了女神的泉水里,知初要救我出来。

女神拿出三个我,一个是我自己,一个是少年的我,还有一个与我容貌相同的女孩。

泉水女神问知初:他掉落的是我,还是少年的我,又或者是那个作为女孩的我?

知初如实回答,他掉落的是我,其他两个人他都不认识。

我很高兴知初选择了我,但泉水女神很欣赏他的诚实,为了奖励他,她将三个我都送给了知初。

可是知初看都没看我,直接把另外两个我都牵走了,走之前他对我露出了很愤怒的表情,因为他已经看到了我藏起来的素描本。

……

我失眠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