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耽美

更新时间:2019-08-20 14:18:54

影伏 已完结

影伏

来源:孟溪顾方诚 作者:寤言不寐分类:耽美主角:孟溪顾方诚

小说层次分明,匕首投枪,令人百看不厌,剧情饱满,该小说名字叫做《影伏》,小说讲述孟溪顾方诚之间的故事,主角是孟溪顾方诚的小说名字是《影伏》,孟溪顾方诚为主角的小说叫《影伏》,该小说叫做影伏,小说题材新颖,布局较为细致,才思敏捷,强势推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白璟然与顾方诚勾肩搭背冲在前面,孟溪和冯哲慢吞吞地吊在后面,四人一路嬉笑调侃,穿过学校大门还没有真实发挥作用的岗哨,四人立在大门前,挡了大半风景。

"白少,我们怎么走?"搂着白璟然的肩膀,顾方诚吊儿郎当地抬起空闲的左手,指向眼前荒芜一片的街道。这里是警察学院,地处城市边缘,学校大门十分开阔,附近连个鸟都没有,白少居然还说餐馆就在学校周围,他看就是扯淡。

白璟然悠哉地从裤兜中掏出手机,按照地图显示站在原地辨认方位,然后大手一挥:"跟我来!"率先带头,便朝学院对面街道走去。

冯哲搓了搓手,用肩膀顶了顶孟溪,悄声道:"白少带我们去的地方档次一定不会低,今天有口福了。"

孟溪没有搭话,甚至于他的精神压根就没有放在这餐饭上。此时此刻,他心里积压许久的念头快要按捺不住的即将躁动起来。

顾方诚和白璟然急冲冲地穿过街道,站在一条狭窄的小路口暂时停下脚步。

探头朝里望了望,顾方诚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小摊贩小商铺塞满了小巷,喧闹非凡。可从大路上粗略的扫过一眼,很难发现其中名堂。"我说白少,你订的餐馆不会在这种地方吧。"

白璟然心里没来由的一虚,抬头瞧上一眼路牌:"沱江西路,是这里。"事到如今,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往里走,虽然心底已经对餐馆不抱任何希望。

"得嘞,你那家馆子叫什么名字,我去给你找找。"顾方诚向左屈下身子,伸长脖子想要将长巷一眼望到头。只可惜树荫长得太过茂盛,他只能看见些个影子,其他啥都瞧不清楚。

"川香小楼。"白璟然扬起手机道。他可是在网上搜罗了半天,终于在学校周边找到这么一家口碑绝佳的餐馆,来过的人评论都是五星,他才赶忙打电话订座。至于怎么会在这么一条其貌不扬的小巷里,他只能祈祷是老板大隐隐于市,酒香不怕巷子深。

顾方诚胃早就饿得空落落的,孟溪走在最后还慢条斯理丝毫没有着急忙慌的样子,他索性朝几人摆手,率先朝前探路。

白璟然来不及抓住顾方诚,只能看见长腿一迈,就开始在街道上狂奔。

"我靠!你等等我。"白璟然挥出的手臂只来得及抓了把空气,朝顾方诚的背影挥了两拳,也跟着开始飞奔起来。

冯哲傻眼地瞪着一言不合就狂飙的二人,一头黑线,"他俩这是饿死鬼投胎吗?"说完,也一把搂上孟溪的肩膀,加快步伐起来。

孟溪被冯哲拖拽,不得不打断思路,开始打量起小巷来。和他高中校门外的小巷几乎没有区别,挑着水果零嘴在街上吆喝贩卖的小贩,购买文具的小商铺,老板百无聊赖地扇着蒲扇驱走最后的暑气,一家又一家毗邻的面馆,馄饨店,地上的油垢恐怕清洗三天三夜都蹭不掉。想来是因为警校开学的缘故,小巷里的各家铺子里有不少人在忙活,货品堆得到处都是。

狂奔不止的顾方诚在高速运动中快速的扫视整条街,小街不长,很快跑到头都没瞧见一家像样的馆子,不得已在尽头停下,质疑道:"我说白少,你有没有搞错。这哪里有什么川香小……"最后的楼字在喉咙管咕噜个转,硬生生被顾方诚吞了回去。不敢置信地抬起手指向自己身侧一家不起眼的店面,"我去,这不会是你定的餐馆吧。"

嘴巴灵活如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家餐馆,头顶的招牌字迹已经淡到肉眼都快要无法分辨的地步,整个店面就是个二十平见方,几张红木桌,几张木椅,一眼能够望穿的小店,在四川这种小店有个特别的称呼:苍蝇馆子。

白璟然停下脚步,站在顾方诚身侧,嘴角不住地抽动。这和他所想象的,是不是差距有点太大……

"是订餐的白先生吗?"一个光头模样挺着啤酒肚的男人从店铺里走出,一口泸州普通话,十足的乡土味。

白璟然强忍下掉头就走的冲动,十分勉强地小幅点头。

不料顾方诚向横大跨一步,指着白璟然道:"就他,他定的餐,他姓白。"

光头男人咧嘴一笑,热情招呼道:"快进来快进来,包间已经给你们准备好了。"他做生意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有人操着一口标准普通话打电话来订包间,可把他给激动坏了。

白璟然站在门外完全挪不动步子,浑身僵直,涨红了脸,恨不得直接消失。有没有搞错,他明明订的是川香小楼,那种环境典雅的私房菜餐馆,从哪儿给他蹦出来这么一个苍蝇馆子。

顾方诚见白璟然一副无地自容的模样,乐得落井下石,一把钳住白璟然的手肘,就把他往里拉,嘴上还一边叫喊:"老板,就你这小店居然还有包间哪,哪儿呢,头前带路。"

孟溪和冯哲踏进小馆看见的第一幕便是顾方诚就像拖个物件一样,把白璟然在地上摩擦拖蹭前行。

光头老板走到最里,一把扯过个竹制屏风,哐哐两下撑开,指着被隔出的一张圆桌笑呵呵地开口:"看你这小兄弟说的,怎么没有包间,这里,小楼独家定制,包间。"

白璟然暴脾气再也藏不住,呛声质疑道:"楼,楼呢?你这就一层哪儿来的楼?"被网上的虚假信息欺骗一通,他到现在都想不明白,他堂堂白家二少,怎么会沦落至此。

光头老板笑眯眯地指了指角落里隐秘的石梯,"诺,那不是楼嘛,整栋楼都是我的,所以叫小楼。不过上面是给我睡觉的,不是给你吃饭的。"

白璟然一时被噎得呼吸都快没了,心中郁结不再开口。他需要时间来消化自己做出的蠢事,他怎么能这么笨。他想不通,他打死也想不通。

就在白璟然闷闷不乐的时候,冯哲带着孟溪也挤进屏风后面,拉开座位落座。

光头老板见四人坐定,忙递了一张东西在白璟然面前道:"小兄弟,点菜吧"

白璟然瞪着眼前这张A4纸,嗯,还塑封了,起了一层毛边的所谓菜单。那上面厚厚一层油腻,怎么也伸不出手去接。

顾方诚四下乱晃两眼,再扭头便瞧见白少爷已经近乎痴傻的神情。哈哈一笑,越俎代庖道:"也不用菜单了,老板只管上你的拿手菜,分量你估摸着够我们四个人吃就行。"再不吃饭,他可要饿得发脾气,小爷也是有暴脾气的。

白少爷趴在桌上哀嚎不止,心里默默流泪。他在国外亏了整整三个月,好不容易回来想着趁这个机会吃顿好吃的。这下好了,好吃的也没有了,最后一个打牙祭的机会也没有了。

冯哲捂抿着嘴忍不住地偷笑,看这位富二代吃瘪,真是暗爽。

"……毛血旺,酸菜荤豆花店里的招牌特色,红烧黄辣丁,水煮肉片,麻婆豆腐,炝炒时蔬,紫菜蛋花汤。"四人没等多久,老板就麻溜的开始上菜,卖相虽然不怎么地,闻起来倒是喷香,把趴在桌上装死的白璟然唤醒。

吸耸两下鼻子,气味顺着神经传入大脑,唤醒味觉。白璟然手里捏着筷子盯了半天,不确定地说道:"这好像,还行?"

饥肠辘辘的顾方诚才没有管白璟然,第一道水煮肉片上桌时,他下一刻就稳准狠地下筷,两三片肉片直接下肚,"哇,老板,手艺不错啊。够正宗!"吃得满嘴流油。

顾方诚被烫得嘶嘶地呵气,还不忘冲厨房灶台旁的老板竖起大拇指,惹得老板哈哈大笑道:"几位小兄弟是今年的新生吧,不是我吹,我这小楼可是十里八乡最有名的五星级苍蝇馆子,以后你们就知道我这小楼的名气了"。

孟溪相对顾方诚豪放派吃法就要克制的多,他等到白璟然试探地下筷后才开始往自己碗里夹菜。吃上两筷子,开始还在思考该怎么错开时间安排,后来就被麻辣的血旺抢走注意力。他一个北方人,还是第一次吃到满桌的川菜,麻得他嘴皮开始发木还停不下筷子。

"这不错啊,这鱼也不错,豆腐也好吃。"打开新世界大门的白璟然这下彻底胃口大开,一边往嘴里刨饭,中和辣味,白璟然一面好奇得开问:"警校到底是怎么样的,你们快给我讲讲,我好有个心理准备。"

他对自己的未来可是有无限的担忧。不用去特意了解,傻子都知道警校生活一定是苦逼到不行,什么操练,惩罚之类的一定不会少。想到这里,白璟然脸就开始发苦。

顾方诚大手一挥,就开始眉飞色舞地讲述起来:"老白啊,我给你说,这个警校嘛,一般从早上开始就要操练,出早操,都是几公里起算。我就不说整理内务,吃饭列队这些小意思了。就连出校门都要申请假条,上课还要排队进教室,每天至少集合点名五次,要是动作慢了,迟到,还要被惩罚……"

顾方诚每讲出一条,白璟然的脸色就多青上一分。到最后,已经是眉头苦皱,委屈到极点。

"孟溪,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这一定不是真的。"求助地拍上孟溪的胳膊,白璟然不愿意面对现实。

孟溪被他哀屈的眼神看得浑身起鸡皮疙瘩,忙不迭地抽出自己的手臂,勉强点头:"他说的对。"

冯哲被白璟然的演技逗得捧腹大笑,笑得眼泪狂飙,"白璟然,你太逗了。我再告诉你个更惨的事实,宿舍里没网,哈哈哈哈……"

"什么!"

吃得半饱,四人进食的速度总算是降下不少,顾方诚招来老板添饭后放下自己的空碗,眼珠子一转,坏主意就钻出来。

"正好人齐,我们来排排年龄!"占便宜的事情,怎么能少了他顾方诚。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