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

更新时间:2019-10-30 09:53:56

女讼师摊上废系统 已完结

女讼师摊上废系统

来源:公孙苘展怊 作者:黄蠢兽分类:穿越主角:公孙苘展怊

这里提供女讼师摊上废系统公孙苘展怊小说,《女讼师摊上废系统》小说是一本穿越小说,这是一部欢风华丽,笔头生花非常好看的小说,值得推荐观看,主角是公孙苘展怊的小说叫做《女讼师摊上废系统》,《女讼师摊上废系统》是由黄蠢兽的穿越,女讼师摊上废系统小说言简意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天,公孙苘回到怡红院的房间里,展怊在傍晚时分忽而以嫖客身份造访,神色凝重。来到这里以后,大部分时候都是和声和气,平常调皮捣蛋的模样也鲜少表露,莫非有什么地方做错了?

“怎么了?那么严肃?”她关上了门。

展怊见她为自己忙前忙后泡茶,拿小吃,心底越发不是滋味,难道她对所有逢场作戏的人都这样吗?呷了口茶后,他问,“在这里可还习惯?”

“还行,姑娘家家的都还相处过来。”这些怎么会难倒她呢?展怊太多虑了,公孙苘挺自信。

在展怊看来,她神色颇为得意,不知自己是不是吃味了,只觉得很酸,“那在这里接的客人呢?可还有线索?”

公孙苘还是能察觉展怊的心思,便调戏他道:“别提了,在这里接的客人很霸道,很嚣张,线索倒不多。”

“怎么霸道?还有嚣张?可有对你有非分之想?”他忍不住,语气有些急切。

“我觉得是有的,一上来就问我过得好不好,语气冲冲的。”公孙苘面带笑意,把小吃推了推,“我过得很好,你放心。倒是你,眼黑黑的,怕是睡不好。”

“......”关心误事,反被装坑里去。

“我待会调个香给你,你再走。”

“你还会调香?”展怊诧异,随即恢复寻常的淡淡笑意,“你说,你还有什么是不会的?”

“我不会的事情也很多,比如我不知道如何讨我喜欢的男子的欢心,也不知道如何能像我喜欢的男子那般优秀。”公孙苘每一句话都是目的,不过不愿说出来就是。

她只是想从展怊身上获得五十分,这样就有四十在手,再破这件案子,距离回去就不远啦。

话是这样说,和展怊这种人确立关系也是很不容易。

半晌,他把一直犹豫说出的话,尝试挑明,“我虽不知男子的欢心如何得到,不过,你可以说一下,你喜欢的男子是何等类型?”

“高大帅气,身如伟岸,武功高强,年轻力壮。”公孙苘觉得自己暗示很明确,视线只停留展怊身上。

可展怊还是不明不白,“这样的男子寻常可见,要求只有这些吗?”

“知书识礼,英勇果断,爱我疼我。”她面对古人也不忌讳这个爱字。

敢情是展怊问不出什么,他的喜欢实在是藏得太低太低,毫无安全感可言。见他无动于衷,她也不好明示,在他面前捣鼓着中药和香料,看也不用看,这边两勺那里三少,再用木棒捣石盅,弄成柔软的物体状,捏成猫咪的样子。

“铛铛铛铛~”她这下子是真的得意,将它装入小袋子里,让展怊带走。

展怊接过小袋,忍俊不禁,想坐多一会又见时间差不多,正准备离开,走到门口,步子还是停下,“你,昨晚和拉达......”

公孙苘早已预料到,如流回答,“他睡着了,我不过是演个戏。”

说完便送他下楼,听见旁边热闹得很,不知哪一家的公子哥蒙着眼睛要抓女人。

她无意瞟到在女子当众嬉戏游玩的竟然是鹰钩鼻的拉达,这个特点太显著,真是长得好!不过这回他是清醒着,倒不如先躲起来,等他睡着了再去看他衣服。

夜深人静,她知道拉达一定会假寐,便在她们嬉闹之时,加了迷魂的香料到各个房间去,好让他们熟睡。这会晚上,整个怡红院都弥漫着这个气味,她识趣,含上一个解药,换了一身黑衣在从窗户进屋子里。

他的衣服好似每个地方都缝了口袋一样,她要仔仔细细一个一个找才行,知道在裤袋找着一封信,与之前的花纹不太一样,她却没有留意。

拿了就走,偷偷回到开封府,找个地方把文字都翻译一遍,却发现里面的内容变得更加猖獗,感觉事态紧急,有些太过奇怪。不管如何,她急忙把信交代给王平他们,明天叫展怊演一场戏赎走她,不然打草惊蛇。

毕竟单凭证据不够,还不知道住在聚福楼的是谁。这事交给展怊去查证。

没想到早晨,公孙苘睡醒后遇着憔悴的拉达,拉达一眼认出她来,用带口音的中文道,“你不是......”

公孙苘头发还没梳理,穿着单薄的衣服就出来了,显得有些遮掩,“是......当天是我,喜欢上了你。不知你是何许人?竟然会出现在官场,又来这烟花之地?”

眉目间的矫情,每一次眨眼都像蓄足电力发射给对方,她不时嫣然一笑。

“我......不见了一封信,你可以帮我调查吗?或者让我找找你的房间,看看我有没有丢?”他的面相极为好看,妥妥就是白颜蓝眼,微蹙请求的眉头让自己不忍心拒绝。

那封信早在昨晚被自己送去开封府,幸好。

公孙苘无所畏惧,便乖巧地领他到房间,任由他搜索,就连杂七杂八,肚兜什么的他都翻了个遍,就是没有找到那一封信,也就对公孙苘放下了戒心。

眼见着急,公孙苘试探道,“公子,那封信对你很重要?”她以为自己话语轻柔会撩人。

不过这西域王子似乎更加熟练,瞳孔深处有着让人着迷沦陷的特殊魔力,语气也变得无奈与柔和,“这封信关乎到我信不信任怡红院,也就关乎我以后能不能找你。”

他眨了眼睛,足以让她羞得脸红,人是清醒着,夹着手帕的手反拿着帕子轻打他胸怀,“你讨厌!”

对方可爱这样玩了,嘴角玩味一笑,抓住公孙苘的双手道,“如果每个女子都像你一样会挠男人的心就好了。”眼睛的深邃越来越近,好像要把自己陷入其中。

他的脸庞靠近欲要堵上公孙苘的嘴,她为了制止他的兴致,抛出一个极其没趣的问题,“公子这般不着急,想必信也没多重要。”

“你倒是很聪明。”他脸色一沉,蓦然甩开她的手,眼神一厉,“在这种时候说这种话,看来你也没那么爱我?”

心里咯噔一下。

她让他没信任了吗?这人看似温柔,腰间却藏着匕首,岂是善类?搞不好今晚就死在他面前。

一时无话可说,对方的手开始无意蹭动腰间匕首,公孙苘的身子僵了好一会。

与其想着反驳,倒不如顺水推舟。

“呵,感觉还是有的。”公孙苘单手推开他的胸口,跌坐床上,掏出床头从未用过的烟斗,改了个形象,声音放得尖,动情的杏眼变得不屑起来,狐媚眼眯眯,“不过你前面那句话,我觉得很可笑就是。若是我不聪明,这官场之中,我该如何柔韧自如呢?你现在说,你要去谁的府上?把我带过去,随意进出。”她强装镇定,心里早已心猿意马,“开封府我都敢进!更何况其他区区小府衙?”

拉达没那么容易信她,只是她忽然翻转剧情,符合了她在自己心中的形象,他半信半疑,“要我如何信你?”

公孙苘突然把桌上的东西一拨,瓷壶瓷杯小瓷盘通通掉地,发出尖锐的声音,把嘴唇咬出血,碰一下都疼得打颤,“我痛恨这里,恨得我发狂!我本是可以回归疆土,却因母亲是这的人,让我更多血统在这,故而不能回到西域......我恨西域远得让我不能回去,但更恨我母亲!”

好像触及什么伤疤,他变得不敢惹她,“......你父亲是西域的?”

“正是,不过当时有仇家,被迫逃亡到这里。不然你见我服饰、舞蹈,哪里不和西域沾边?”

说来也是,公孙苘现在这套衣服的料子也是来自于西域那边。

拉达相信了,不需要她大费周章地找信件,只需要今晚如果有官差到来,及时通知他,好看看是哪个女子出门,他回头定要好好瞧瞧谁出卖他!然后把她做掉!

这下子,公孙苘大概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了。这是昨晚的信为什么没有落款的原因!

他上一封信不见了,落不到同伴手中,故而变得做事情犹豫不决左顾右盼,便拿了个假的信,试探一下青楼的女子,看看有没有人出卖他。

而他害怕官府的人,是因为担心那封信落到官府手里,这样的话,不但任务没完成,反而把自己性命丢了!

公孙苘刚开始还想着这西域王子挺机智的,后来倒是觉得自己要凉了!

那今晚展怊铁定过来,而他现在一直和自己待在一起,又该怎么给展怊通风报信?

她思来想去一整天,这人都要和自己黏在一起,搞得心神不宁。

小说《女讼师摊上废系统》 第十一章 大人吃醋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