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

更新时间:2019-10-09 09:35:03

逆流二次元之燕云台 连载中

逆流二次元之燕云台

来源:萧燕燕韩德让 作者:空也空不了分类:穿越主角:萧燕燕韩德让

空也空不了原创小说《逆流二次元之燕云台》讲述了萧燕燕韩德让之间的故事,萧燕燕韩德让为主角的小说叫《逆流二次元之燕云台》,小说布局较为细致,故事很有深意,一针见血 ,强烈推荐,文章文笔成熟,剧情精彩,不能赞一词,萧燕燕韩德让小说名称是《逆流二次元之燕云台》,这里提供萧燕燕韩德让小说阅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海里到魏王府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他直奔萧海只的住处,萧海只刚从赌场里回来正在家里喝茶呢。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喝茶,出大事儿了。”海里一见到萧海只就喊道。

“哎呀,能有什么大事儿,海兄,你来的正好,我又想出一条妙计,你偷偷地到皇上那里密告,就说韩德让和萧燕燕通奸。”萧海只还在那里不慌不忙的说着。

“还告个屁!你我马上就要人头落地了。”海里焦急的说道。

“啊!”萧海只这才回过神儿来,显得有些着急。海里把萧燕燕和萧思温的谈话以及自己如何假传懿旨的经过告诉了萧海只,“那我该怎么办?”萧海只听完已经坐不住了。

“赶紧跑呗。”海里说道,“那我跑了,海兄假传懿旨,你怎么办呀?”萧海只还算有点义气,“当然是和你一起跑了。”海里拽着萧海只就往后院的院门跑。

刚出后院门,萧海只就突然不跑了,“怎么了你!怎么不跑了!”海里老着急了,“海兄,我决定不跑了。”萧海只平淡的说着,“为什么呀?”海里都快急吐血了,“为了一口气,我咽不下这口恶气!”萧海只突然提高了点嗓门说道:“我要杀了萧思温这个老贼!”

“啊!萧思温是说杀就能杀的,不管杀了杀不了,你我可是都要身首异处啊!彻底死翘翘了。”海里劝道。

“老贼这次是必死无疑!海兄,老儿回府必然经过榆树巷,你我二人埋伏在榆树巷小树林后,萧思温一定没有防范,我们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等他经过之时,必能诛杀这个老贼!”萧海只是彻底疯狂了,也许他不知道,杀父是五逆重罪,不通忏悔,堕无间地狱。这回轮到他拽着海里往榆树巷跑了,“嗨!”海里是长叹一声,没办法,只能随他去了。

二人在夜色的掩护下,在榆树巷小树林的树后阴影的掩护下,约摸埋伏了不到一刻钟,只听马蹄声响,一小队人马是哗啦哗啦的走进了榆树巷。

同时还传来了一个仆人的声音:“老爷,你说海里为什么要假传娘娘旨意呀。”“哼!一定是给萧海只通风报信去了。”传来的是萧思温的声音,“那咱们得赶快回府,可别让这两个贼人跑了。”仆人继续说道,“谅他们也跑不了,若海里也在,正好将他们二人一同拿下。”

听到萧思温的声音已经很近了,萧海只和海里对了一下眼神,两人一点头,二人是同时冲出树林,杀了出来,手起刀落,将前面的几名家兵是砍翻在地,“不得了了,有刺客,有刺客!”后面的家兵是边喊边抽出腰刀迎了上去,但他们那里是海里与萧海只的对手,几个回合下来,就倒在了血泊之中。

就在家兵抵挡的时候,为萧思温争取了一点时间,他一看不好,是调转马头就往回跑,边跑边喊道:“来人呐,快来人呐,抓刺客!”眼看萧思温就要跑远,萧海只一着急,是举起手中宝剑“**老儿,你拿命来!”萧海只的大臂带动小臂,小臂带动手腕,宝剑是劲直向萧思温的后背就掷了过去。

只听哇呀一声,萧思温是应声落马,宝剑穿透了他的后心,而就在他们厮杀叫喊之时,京都巡逻卫队就在附近,在骑着马负责京都治安巡逻的上京皇城使耶律斜轸的带领下,寻着喊杀的声音急忙赶来。

而萧海只和海里一看有兵丁过来,也顾不上看萧思温是否已被杀死,他们扭头就跑,耶律斜轸骑着马一看两个贼人转身要跑,是马上摘弓搭箭,嗖的一箭先射中了萧海只的大腿,紧接着又是一箭射中了海里的**,“哎呦、哎呦。”两人拖着伤腿和伤臀还在奋力跑着,但很快就被追上的兵丁五花大绑的给擒了回来。

见抓住了这两个贼人,耶律斜轸回身下马走到了萧思温的近前,俯身用手摸了摸萧思温的脖子,萧思温这时早已没有了脉搏,是当场断气而亡。当朝国丈被杀,耶律斜轸认为事情重大,一面派人立即禀报皇上皇后,一面派人到魏王府叫人将萧思温及家兵家仆的尸体收殓好,最后他亲自押着萧海只与海里回到上京皇城使的大衙内,将他们打入大牢,连夜审讯,同时他也在等着皇宫里的消息。

第二日的清晨,当朝国丈被杀的消息就如同爆炸新闻一般传遍了整个上京。

弘义殿(相当于中原的金銮殿)上并排坐着皇上皇后,他们面朝东方(契丹人信鬼拜日,崇尚东方,以左为尊,所以皇帝宫帐都坐西朝东),亲王大臣们分列在大殿的两侧,为北面大臣和南面大臣。

可能有的人还是不太知道辽代的官制,作者在这里简单介绍一下,辽朝是双轨官制,分设契丹官员和汉人官员两大系统。

北面大臣主要由契丹人组成,南面大臣主要由汉人组成,南面大臣并无实权,主要是为了管理汉人,以汉制汉设置的官员,北面大臣掌管大辽契丹的军政事务。

北面官员中有两个最重要的官职为北院枢密使和南院枢密使,北院枢密使执掌全国军政,由皇族,即耶律氏,皇族成员充任,而南院枢密使掌管汉人军政,由后族,即萧氏,后族成员充任。

皇上皇后的旨意就是通过两院枢密使送达到北面官中的北府宰相和南府宰相(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把“宰相”作为正式官名),再由两府宰相形成公文向下传达到大辽国所辖的道、府、州、县这四级地区行政机构,国丈萧思温的职务就是北院枢密使兼北府宰相,封号为魏王。

弘义殿的中央现在跪着破衣烂衫血肉模糊的萧海只和海里,他们两人是低头不语,在他们的身后站着耶律斜轸。

再看皇上表情凝重的盯着下面,皇后红肿的眼睛上尚有泪痕,燕燕深深的恨着自己,恨自己是如此的大意,恨自己是自己的放松警惕害死了爹爹。

只听皇上开口说道:“这两个逆贼可曾招供。”

“回禀皇上,为臣已用过各种刑具,严刑酷打之下,这两个逆贼是态度强硬,宁死不招。”耶律斜轸回答道。

亲王堆里的齐王“耶律庵撒哥”突然说话了:“招与不招,还不一样是死,拉出去砍了算了。”

“不可。”燕燕打住了齐王的话,说:“罪犯未招,就推出去先行斩首,有违国法,一定要让他们把杀害我父亲的原因原由说个明白。”

“可是,这两个逆贼准备死扛到底,就是不招,又如何是好。”耶律贤为难的说道。

“我有办法,让他们招供。”燕燕沉着脸说道。

“偶,皇后有何办法?”耶律贤问道。

“他们不招,就灭他们九族,将他们的族人杀光。”燕燕虽然说的很慢,但眼神中流露出来的杀气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感受到了一丝寒意。

话音一落,这两个逆贼立刻就有了反应,最先反应而且强烈的是海里,海里急忙求道:“求皇上皇后开恩,别杀我九族,我愿意招供,杀死国丈只是我们二人所为,不干他人的事儿。”

“说,幕后主谋是谁。”皇上一看有效果立即追问道。

萧海只这时候想,反正都是死,何不临死之前再反咬一口,没等海里再说话,他扭着头看着韩匡嗣父子抢先说道:“让我们杀死国丈的幕后主使就是——燕王韩匡嗣父子。”

“哎呀!你是信口胡说。”还没等韩匡嗣父子说话,皇上先急了,“燕王和魏王都是朕的爱卿,他们是共同辅佐朕登基的功臣,况且他们两家关系一向很好,燕王又怎会让你去杀魏王,简直是一派胡言!”

萧海只决定死咬到底,抬头说道:“之前我不招,就是怕皇上不信,皇上您有所不知,正是因为他们两家关系走得很近,所以在皇后入宫之前,萧思温已经将女儿许配给了韩德让,只因皇上降旨,选萧绰为妃,萧思温就立即悔婚,辞掉了这门亲事,燕王父子因此怀恨在心,用重金收买了我和海里,让我们伺机杀掉魏王,这才有了我们在榆树巷杀死国丈的一幕。”

萧海只的话有如晴天霹雳一般,朝臣们更是一片哗然,一双双眼睛投向了韩匡嗣父子,韩匡嗣和韩德让只觉得是百口莫辩呐,真是被贼咬一口,入骨也三分,朝臣们觉得这不是给皇上带绿帽子吗。

而就在这时,只听“哇呀!”一声,皇上是旧病复发,犯了风疾,向后倒去,燕燕连忙扶住了他,宫女內监还有太医更是忙做一团,连忙将皇上扶到旁边治疗休息,而此时的朝堂上已经是乱哄哄了,其间说什么的都有。

“都给我安静下来。”燕燕的声音不大,却很有震慑力,大臣们立即安静了,可亲王们不怕这个,尤其是齐王耶律庵撒哥,他不屑的说道:“你贵为国母,却做了如此**之事,本有婚约在前,但你却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欺瞒圣上,篡夺皇后之位,还不赶紧给我下来。”

“耶律斜轸何在!”萧燕燕大声说道,耶律斜轸答道:“臣在!”“齐王吵闹朝堂,侮辱当朝皇后,给我掌嘴二十。”萧燕燕杏眼圆睁的命令道。

“是,遵命。”耶律斜轸一把抓住齐王耶律庵撒哥的脖领子是左右开弓连扇了二十个嘴巴,打得齐王嗷嗷直叫,“萧燕燕!你竟敢殴打本王,我会让你知道我的厉害的!”

没等齐王耶律庵撒哥说完,燕燕接着又说道:“再掌嘴二十。”,耶律斜轸没有停下,紧接着又扇了齐王二十个嘴巴,这回齐王耶律庵撒哥不说话了,他已经被打得奄奄一息了,嘴角上流出了鲜血,嘴巴也肿得老厚,捂着脸站在那里不停的喘息着,朝堂上再也没有人敢说话了。

萧燕燕见没人再说话了,她重重的说道:“众位都是国之栋梁,在朝堂之上乱哄哄一片,那里还有朝堂的规矩,那里还有做臣子的样子,没错,我在入宫之前,确实与韩德让将军有过婚约,但那只是入宫前几天的事情,韩家还没有向我父亲下聘礼呢,接到选我入宫的旨意,选择遵从圣旨,解除婚约,我们事先也是征得韩家同意的,况且我入宫当晚,伺候皇上,于当夜床上就见红了,这件事情有内侍太监的记录为证,这说明我在入宫之时还是处子之身,因此说韩家父子怀恨在心,升起杀念,完全是萧海只临死之前的反咬一口,再说,雇凶杀人,雇凶的金银何在,为什么要雇大家熟悉之人,为什么不雇陌生人来杀,好摆脱罪名,萧海只所言,前后矛盾,破绽百出,不能自圆其说,这分明就是诬陷。”

听到燕燕分析的入情入理,丝丝入扣,皇上感觉好了很多,在宫女太监的搀扶下又回到了九龙宝座之上,燕燕这时将目光转向了海里,“海里,你若如实招来,我将对你从轻发落。”

其实在海里的内心里早就开始埋怨萧海只了,他磕头如捣蒜般的跪爬半步,向萧燕燕投去祈求的目光,说:“臣罪该万死,罪该万死啊!都是萧海只出的主意,是我一时糊涂,才跟他去了榆树巷设下埋伏,萧海只是因为得不到皇后你,才心如狂魔,他是魔鬼呀,先是让我献美人图,骗得皇上选你为妃,企图让萧韩两家反目成仇,后见此计不成,又准备诬陷韩德让和皇后您通奸,后事情败露,我是准备和他逃离上京的,是萧海只中途而返,他非要鱼死网破,这才杀死了国丈,我是追悔莫及啊,求皇上皇后开恩,饶我不死!”

海里的眼泪和鼻涕都流在一起了,见海里已经招了,萧海只也无话可说了。

“萧海只,在你的内心当中,可曾还有父子之情与兄妹之情!”燕燕轻轻的摇着头哽咽的说道,萧海只这时在他的脑海里浮现出他和萧思温与萧燕燕一起生活的场景,那一幕幕好像就在眼前。

他苦笑一声,看着燕燕说道:“我死不足惜,只是我太喜欢你了,我看不得别人得到你,最后,我只希望你看在兄妹之情上能——原谅我。”,“够了!事情已经水落石出,不必再审了。”燕燕打断他的说话,“将萧海只推出东华门外立即斩首,海里留全尸赐死。”就这样在燕燕的话语声中了解了此案。

就在萧海只和海里刚刚被押下金殿的时候,只听一声“报!”,六百里加急斥候急速跑进金殿,将急报举过头顶,跪拜道:“六百里加急军情,宋太宗御驾亲征,率领20万宋军已经攻灭北汉,正在向我燕云十六州的幽州方向集结,军情紧急,请皇上皇后定夺。”

“啊!”耶律贤和萧燕燕不约而同的惊讶了一声,真是祸不单行啊,满朝文武又开始骚动起来,萧燕燕正想说各位爱卿有何良策,只听皇上耶律贤说道:“韩德让听令。”

韩德让立刻从队列中出班躬身拜道:“臣在。”“命你只身火速前往统领幽州(今北京),若宋军来犯,坚守抗敌,城在人在,城亡人亡,不得有误。”耶律贤面无表情的说着。

“臣领旨!”韩德让大声说道,毫无惧色,转身离去。

随后耶律贤又安排了一些边关事务,就这样结束了当天的早朝。

回到后宫皇后的居所长乐宫,长乐宫里只有皇上和皇后,皇上耶律贤仍是一言不发,燕燕终于忍不住了“只身前往,坚守幽州,皇上希望韩德让死,也用不着这个办法吧。”

“幽州是燕云十六州的重镇,必须派重臣才能镇守。”耶律贤还是面无表情。

“可是韩德让又不带兵前往,只有幽州府兵,如何御敌?”萧燕燕反问道。

“韩德让祖父曾是南府宰相,父亲现为燕王,满门忠烈,必不负使命。”耶律贤显得有些自信。

“可…”萧燕燕刚要开口就被耶律贤制止了,“我与韩德让从小一同长大,情同手足,你要是担心,还是帮他想想如何坚守吧。”皇上接着说:“若韩德让不能守住幽州,我又要他何用?”耶律贤从坐上站了起来,“幽州丢了,他死了也好,也许你根本就看走了眼。”皇上边向殿门走去边说道:“今天的事情好多,我的头好痛,你今天自己睡吧。”皇上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殿门。

莫大的宫殿里,只留下了萧燕燕一个人,她忽然觉得好冷,好冷,仿佛她身边的爱人正要一个一个的消失。

说到皇上耶律贤和韩德让情同手足这件事。

简单来说,耶律贤的父亲,就是辽国的第三位皇帝辽世宗耶律阮在火神淀之乱中被耶律察割杀死时,四岁的耶律贤侥幸逃脱,流落民间,流落在谁家呢,就是韩匡嗣家。

所以耶律贤和比他大几岁的韩德让是从小一同长大,情同手足。而侥幸逃脱的耶律贤由于受到重度惊吓,得了风疾,类似于癫痫,虽然韩匡嗣精通医术,但也没能完全治愈耶律贤,只能缓解他的病症。

后来由于“睡王”耶律璟没有子嗣,很多皇族亲王都窥伺皇位,耶律璟在知道了耶律贤的下落后,把他召进皇宫,封他个什么王爷,也不知道是真心还是假意,还准备立为储君,好让耶律贤在前面挡着,来吸引窥伺皇位的那些人的注意力,简单情况就是这样。

小说《逆流二次元之燕云台》 第七章 魏王之死 边关战报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