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重生

更新时间:2019-10-30 09:53:22

重生少年王 已完结

重生少年王

来源:蓝弈白少离 作者:朝然分类:重生主角:蓝弈白少离

邀您一起阅读主角是蓝弈白少离的小说,朝然原创小说《重生少年王》,《重生少年王》小说作者文笔极佳,落笔如有神,铺陈细腻,值得一看,这里提供蓝弈白少离重生少年王小说阅读,主角是蓝弈白少离的小说名字是《重生少年王》,该小说名字叫做《重生少年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前世因为龙潇潇是养父的女儿,他和她算是兄妹,所以即使他一直深深地喜欢着她,但他却从不敢表露半分,因为在龙源镇那样闭塞的地方,即使不是亲兄妹而只是非血缘关系的兄妹相恋,却也足够令那里的人不齿。

正是出于不想带给龙潇潇那些闲言碎语的困扰,所以多年来,他一直隐而未说。

他扪心自问,自从他被收养进那个贫寒的家庭后,喜欢她,也有十年了吧?

然而,他没有想到,在今世,带着一丝对龙潇潇的遗憾穿越过来后,他竟然有幸再次见到那张日夜思念的面孔!

前世他和她一别有三年了,但面前这个女孩子好像还是龙潇潇十五岁时候与他分别时的模样,在他眼里,仍旧是那么的美丽如初、温婉动人。

这一刻,看着那一动不动的女孩子,他猛然一阵战栗,内心万分焦急,呼吸急促,水蓝色的眼眸莫名有晶亮的液体涌动:

“潇潇——潇潇,你不可以死!你不可以死!”

一向处事理智的他,此刻却惊慌失措起来。

几乎是刻不容缓的,他立即俯身,毫不犹豫地就圈住了女孩子的头,他将她小心地偎在怀中,接着,又拼命地哈出口里的热气试图融化她脸颊上的那些冰花。

凝看了女孩子良久后,他深吸一口气,终于俯身将自己的唇覆盖到了女孩子冰霜般的嘴唇上。

温热的液体融化了冰霜,舌尖的热度显然起了作用。

他紧闭着眼眸,将自己的体温带给她,一点点为她化开那些冰霜,而任由冰凉的液体从两人的唇边流走。

这期间,他隐约感觉到自己的呼吸急促起来,心跳也加快了好多,而这具小正太的身体竟有些发热发烫,好似浑身的血脉在贲张一样。

如果蓝长老没有昏过去,一定会看到这个十三岁的小少年正用力亲吻着一个十五岁的女孩子,并且少年还一副面红耳赤的傻样。

冰霜在热力的作用下渐渐融化,白少离仍旧专注地紧闭着眼眸。

晶莹的泪水无声地滑落,挂在他长长、纤细的睫毛上,随即又被冻成了细小的冰珠。

那一个吻,好像是禁锢了多年一般,因为前世深埋已久的感情,在这一刻,急剧地爆发。

仿若有一个世纪那样的绵长,一点点由浅及深。

温柔之中却又饱含着炽热的感情——

此时,少年心中全无杂念,一心一意,固执地想要将身下的女孩子暖过来。

他就那样半跪在冰床边上,一直低下头去,唇下明显感觉到了一丝温热的柔软,在一点点化开。似乎是那片封冻住的薄唇轻轻开启了。

舌尖抵挡不了一股清新怡人的荷花香,忍不住就滑入了那片温软之中。

然而,他却没有意识到异样。

仍旧不停地往深处、探索着——

忽然间,白少离听到了一声轻吟。

极轻极轻地从身下传来,他这才缓缓睁开眼,陡然便看到一双清亮如水的眼睛正紧紧地瞪着自己。

那么近的距离,对望。

只见她,睫毛弯弯,脸颊泛起一层好看的蜜色,羊脂玉一般的皮肤,额头饱满、光洁,乌发如泼墨一般垂在她的身侧。

紧接着——

扑通一声,冰床上的女孩子毫不犹豫地、抬手就将他整个掀翻在地。

“潇潇,你......你活过来了么?”

白少离立即坐起身体,吃痛地问道。他并没什么别的意思嘛,不过是想要救她,所以才会吻她的。

“你是谁,谁又是潇潇?你才死了呢。”

女孩子口气冷若寒霜,像是个没事人一样,直挺挺地坐起来,抬手将脸上的冰霜拍掉,接着又拢了拢满头的乌发。起身的时候,显然已经注意到一旁冻成冰雕、遥遥伸出手指的蓝长老,莹白无暇的唇角立即勾起一抹浅淡的笑意,“呵呵,又是一个傻子呢。不过,可惜了。那么一大把年纪!”

她说完将手中的“七玄天音图”折好、收拢入袖中,抬脚便踢开了那具老人冰雕。

看清了女孩子那样一双剪水双瞳,并且呈现出珠玉一般的碧色后,白少离吃惊不已。

果然,不是龙潇潇!

他心底顿时涌起了一股巨大的失落感,他承认,刚才吻她的时候,他把她当成龙潇潇了,所以那个吻里除了救人的意思外,多少还带了些情欲的味道。

前世的他,因为那样特殊、难堪的私生子身份,他几乎不喜与人打交道、加之个性叛逆、孤傲,他的朋友更是少的可怜,但是,却唯独与龙潇潇极为投缘。

喜欢龙潇潇,在孤独的他来说,是那么理所当然的事情。

不仅仅是因为龙潇潇从小和他青梅竹马,更是因为在他孤单、寂寞的童年、少年期,她所给予他的那些真切关怀。

前世,她对他的那些点滴关怀极大地填补了没有母亲所带来的情感空虚,虽然他有时候感觉自己是有恋母情结,但是,后来在他被抓回贵族圈子里生活了三年后,他才发现,他对龙潇潇的感情绝没有亲情那么简单。

那些温暖、美好的回忆是他心底珍藏的宝,总能令他在心情低落的时刻,充满力量地会心一笑,继续坚强地走下去。

爱情,是可以温暖他的心的。

然而,这一刻,穿越过来后的孤单无依感,以及对眼前女孩子的失望感,陡然令小正太的身体微微颤抖起来,心底泛起酸意,竟然不自觉地又开始泪流满面。

白少离抬掌抹去了眼泪,暗骂自己“傻B!”。

但骂着骂着,他还是无法阻止泪水一道道涌下。

女孩子似是很惊讶面前的小少年那副无限悲凉的样子,俯身,冷然低问:“你为什么哭?”

随后,她点了点额头,眉头轻皱,冷笑道:“难道,是我刚才出手重了?摔疼你了?”

但转念,她弯弯的眉毛陡然高挑:“可是,刚才我睡得正香,却被你弄醒了。我推开你,那是应该的。”

接着,她看着坐在地上的白少离,跳下冰床,转着圈,左右打量他道:“看你这身衣服,脏兮兮的。不过,你的样子还算是白白净净。你是怎么进来的?要知道,这个藏图密室,普通人是根本进不来的。快说,你究竟是什么人?”

“那你呢?”白少离稳了稳情绪,站起来,与她对视。

还好,他的个子还是比她要高一点。不然的话,太没面子了。

“你又是谁?你怎么会住在这么冰冷的地方?”继续追问,引开她对他的好奇。

“我叫沉璎,是奉了师父的命令,等候雪域恩主的出现。”沉璎眉目间流转着夺人的光芒,很快,她意识到了什么,遂指了指地上的老人,面向白少离道:“你,究竟是谁?是这个狼人长老把你带进来的吗?”

“不是,是我带他进来的。”白少离这才记起了老人一直处于昏迷中,遂过去将他扶起来,靠在冰床上。

忽然间,刚刚还在他身后咄咄逼人追问的女孩子,双膝落地,跪了下来。

“雪域祭司——沉璎,见过恩主。”

白少离诧异不已,连忙上前阻止道:“你为什么对我下跪?快起来吧!”

女孩子那样郑重其事的严肃,令他微微不安。

原来他的身份,竟然是雪域国的恩主么?

可是,什么是恩主呢?

又为什么偏偏是他呢?

正百思不得其解间,忽听沉璎微带歉意道:“请恩主原谅沉璎刚才鲁莽的举动。”接着,她掏出袖中的土黄色布帛双手呈上:“恩主,请收下它吧!”

虽然沉璎并不是龙潇潇,而且貌似还比他大两、三岁,但作为男性,他有着天生的保护欲。

此刻,看见这个女孩子莫名其妙地跪在自己面前,白少离感觉如坐针毡般难受,也顾不得去接那宝图,上前就要扶地上的沉璎:“快起来说话,你一个女孩子,这样跪着也不怕冻着啊!”

“多谢恩主关心。沉璎没有关系的。沉璎从小就在雪域长大,早已习惯了天寒地冻。”说着,她垂眸、再拜一次道:“请恩主收下这张宝图吧!如果恩主不收下的话,沉璎是不会起来的。”

一口一个“恩主”,又一口一个“沉璎”,连“你”“我”相称都没有。

她的话,淡淡的倔强、却是极冷极远,陡然便将他和她之间的距离拉开了。

白少离欲扶住她的手,僵了一下,又尴尬地缩了回来。

不得不承认,看见沉璎的样子,他总是忍不住将她和龙潇潇重叠起来。

除了她碧色的眼睛与龙潇潇的不一样外,她的言行举止、甚至是说话时翘起唇角的习惯性动作,都与龙潇潇如出一辙

所以,只有当他与她不意间对视之后,他才能微微有些清醒。

这样的情况,简直令他头疼、矛盾不已:他既无法让沉璎了解他的感情,而今世因为自己这样特殊的恩主身份,似乎又无法亲近她。

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他内心不禁有些愤愤不平,为何让他穿越过来后,还要再次见到那样熟悉的面孔,并且她还不是她,而他什么都不能做,这简直就是在折磨他嘛。

为什么要让他穿成什么“雪域恩主”嘛!

现在的他早已过了半夜穿过来时的兴奋期,显得有些乐极生悲了。

此刻,又不知棉花糖的下落、而蓝长老则冻成了冰雕,他顿时有种被抛弃到了孤岛上的感觉,心底不禁涌上了一丝孤寂的凉意。

然而,能在异世界看到龙潇潇的面孔,他还是很感激、很开心的,以至于对沉璎的好感也一层层加深起来。

小说《重生少年王》 第010节 真假龙潇潇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