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沧海流雾》徐文宣流萤完结版免费试读 《沧海流雾》全文免费试读

时间:2019-06-27 15:50:35编辑:曾辕铭

《沧海流雾》小说是一本仙侠小说小说,小说讲述徐文宣流萤之间的故事,沧海流雾小说内容紧凑,人物才思敏捷,层次分明,朴实无华 ,推荐阅读,《沧海流雾》是一部仙侠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徐文宣流萤之间的爱情故事,沧海流雾,文风细腻,文笔新颖,强势推荐,...

沧海流雾

推荐指数:10分

《沧海流雾》在线阅读

《沧海流雾》 第十章 成功出逃 免费试读

“小姐,你真打算这样偷跑么?”竹桃跟在忆晚身后。

“小姐,被太太发现我可是会被捉回去打死的吧?”竹桃絮絮。

忆晚拉着竹桃回头瞪了她一眼,直到出了城才说话。

“你不说话我也不会把你当哑巴卖了的,刚城里那么多的人乱闹,怕死?怕死自己回去,我自己走。”忆晚责怪竹桃。

竹桃默默跟着忆晚,“小姐,你也知道,咱俩自小长大,竹桃是不会丢下小姐一个人的。

“那就别说那些丧气话。”忆晚拉着竹桃快步走着。

一个时辰后……

“小姐,小姐,我不行了,走了这么久,咱哪走过这么多路?”竹桃上气不接下气。

“小姐,你哪里来的那么大体力?”竹桃奇怪平时还没有自己走路多的苏忆晚,此时就像是不知疲倦。

“离洛城越远我才会越有安全感吧,明天徐家的人就会来提亲,现在不偷溜走我怕就没机会了。“苏忆晚停下看着竹桃。

“稍微休息会儿吧,被你这么一说,我好像也是有点累的。“苏忆晚接着说。

“可是小姐,为什么一定要走,你都没见过徐少爷,怎就知不会喜欢他?“竹桃不明所以。

“嗯,怎么说呢,我不太喜欢习武之人吧,感觉都是莽夫,我喜欢那种书生气,书生气知道吗?我觉得那样的才能生活在一起吧。“苏忆晚拉着竹桃倚在一颗树下。

“那小姐,你看那位公子,像是习武之人,可也没你说的那种莽夫的感觉啊?“竹桃说的时候,恰好一位白衣男子身后背着一把剑驰马而去。

“这样的,还好吧。“因为马飞驰而去的速度太快,苏忆晚除了他背的那把黑底镶嵌金色镂空花纹的剑鞘,其他的都没看清。

“走吧,天黑之前要赶到前面的镇子上去,不然天黑之后太危险了。“苏忆晚拉起撇着嘴的竹桃。

天色渐黑……

“小姐,我觉得我们怕是赶不到镇上了,走了一天的路,您还竟捡着偏僻的地方走。“竹桃索性一下子坐在了地上。

“我也累啊,可是没办法,选些僻静的,我觉得就算家里人追来,也不好找到我们吧?“苏忆晚拉了拉竹桃,但是显然没有拉动她,毕竟她自己也没什么气力了。

“小姐,你看,前边有光亮,会不会是客栈之类的?“竹桃兴奋地指着前方。

苏忆晚随着她手指的方向看,果然有一处微弱的光亮,“开在这僻静的地方,怕不是什么黑店吧?“

洛城徐宅……

“文宣兄,你这办法靠谱么?我可明显比你高了半个头,壮了……“袁晔边说着边比划,”壮了最起码两指呢。“

“你又不和我去,现如今这个办法最靠谱了,因为他们一时半会儿发现不了我跑了。“文宣向门外偷偷张望。

“你就一日三餐按时接进来吃了就行,没什么难度吧?“文宣向袁晔眨眼。

“你啊,你啊,从小就坑我,可我呢,还就愿意让你坑。“袁晔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过万事小心。“袁晔继而说道。

文宣将手臂搭到袁晔肩上,“我呢,明天天蒙蒙亮就跑,到了城边我再租马。”

“跑得快点省得被追上,主要看你,被别发现的太早了,给我争取逃跑的时间。”文宣拍了拍袁晔的肩。

“不是,为什么非要跑?”袁晔表示不理解。

“袁晔兄,感情这东西,你可能现在理解不了,当你心里装了一个人,其他的人就真的再也装不下,后天我爹要去找人提亲,这定亲以后我也就走不了了,那就像是枷锁套在了我身上,我再跑不是辜负了人家姑娘?你说是吧?“文宣跟袁晔挑了挑眉。

“再说了,我也不能娶一个素未谋面的姑娘,我感觉那也是害了她。”文宣搂着袁晔的肩用力楼了他一下,“师兄,明天就拜托了!“

“自古以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不都是这样,怎么到你这就害了人家姑娘了?”袁晔扭头看着文宣。

“师兄,没有爱情,你觉得没有爱情的婚姻他能长久么?嗯?“文宣解释道。

“可是不都是那样过的么?“袁晔一脸的茫然,”那你跑了之后呢,之后打算怎样?“

“之后?之后把我心爱的姑娘接回来啊,然后长相厮守。”文宣一脸桃花样。

袁晔一脸的不理解。

“师兄,像你这种习武二十多年,这第一次下山,理所当然也没遇到过倾心的姑娘,说了你也理解不了。”文宣说着放下了搭着袁晔的手。

“真的,明天之后帮我顶过这几天,拜托拜托了!”文宣一脸谄媚。

“师兄,事成之后……”文宣双手抱拳。“大恩不言谢!”

“行了,行了,几天没见怎么变得婆婆妈妈了。”袁晔挥挥手。

文宣一直笑,发自心里的笑。

流萤,很快,就再能见到了。

一日后……

“什么?住了一个晚上就要一百两?你们怎么不去抢?”竹桃愤愤不平。

苏忆晚掏出十锭银子,拍在桌子上,“竹桃,别和他们废话,我们走。”

店家看两个姑娘出手这么大方,马上斜了眼睛,“我说的一百两,是……金子……”

竹桃瞪大了眼睛,“你……!”气得说不出话来。

“两位姑娘,看你们穿的挺是华贵,不会拿不出这区区的一百两吧?“店家还斜着眼睛看着苏忆晚和竹桃。

“你……你这分明就是间黑店!“竹桃气得跳脚。

“黑店?对,就是黑店,那你昨夜大可不住啊?现在付不起房钱么?“店家用食指轻轻似有节奏般敲着桌面。

苏忆晚有点委屈式的低下头,她这十九年来哪受过这气,她很想哭,但是从小的那份自尊不允许她表现的懦弱。

因为她是谁,她是一直趾高气扬的苏忆晚。

“我们现在没钱,三天后,就三天,我们还给你。“苏忆晚抬头拎着她那一直的姿态说。

“小姐。”竹桃扯了扯苏忆晚的袖子。

“三天?别说三天后不是这价钱了,再有我们去哪找你?“店家说着按响了台面上的一只铜铃,霎时从后面闪出了几个人,“把这俩姑娘绑起来,这姿色怎么也能卖到赏悦坊换点赏钱了。”

说时迟那时快,竹桃拉起苏忆晚,“小姐!快跑!”

小说《沧海流雾》 第十章 成功出逃 试读结束。

沧海流雾

沧海流雾

作者:烟落如梦类型:仙侠状态:连载中

文采很好,有很深厚的古文功底。情节曲折,精彩是一个接一个,能够吸引人一直读下去。很不错!

小说详情